•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叶蓉的医院一夜完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1:04   

    叶蓉望着手上的验孕棒上清清楚楚的两条缐发愣。离自己上次堕胎还不到一

    年,又不小心怀孕了。其实也不能说不小心,做为一名世界500强企业的高级

    白领、一名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叶蓉对自己的生理週期非常清楚。

         上次在废品回收站被四个渣男轮暴时,自己正处于危险期。但是,叶蓉的性

    爱好太过独特,她就是喜欢跟这种渣男做爱,越是猥琐好色、越是粗俗丑陋、越

    是粗鲁霸道的男人,叶蓉越容易高潮。至于那些文质彬彬、高大帅气、知书达礼

    的精英男人,叶蓉一点兴趣都沒有,甚至很讨厌他们,理都不想理。

         在废品回收站被肿瘤肿大汉、侏儒、独腿男人、智障儿四个残疾渣男轮暴时,

    叶蓉爽得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根本顾不上考虑自己的生理週期。事实上,叶蓉

    很喜欢男人在自己阴道里直接射精的感觉,感觉子宫一烫一烫的很舒服。所以当

    他们内射时,叶蓉不但沒有制止,甚至很鼓励。事后也沒有用避孕药。因为叶蓉

    觉得赌赌自己有沒有怀孕也是很刺激的事,而且自己的运气一向挺好。

         不过这次赌输了,还弄不清到底是谁的种。记得那天四个渣男都内射了不止

    三次,每个人都有份。叶蓉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喃喃自语:「就算去找你们,你们

    四个这么渣,肯定也不会对我的肚子负责,反正弄不清是谁的种。就算你们良心

    发现,估计也凑不出手术费吧。呵呵,我倒是愿意,但你们谁会负责来娶我这个

    烂货呢。算了,还是自己解决吧,谁叫我这么『不小心』呢。」

    叶蓉这次沒有到第一次堕胎的医院去,她觉得已经在那边做过这样的手术了,

    再去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自己很淫荡,但还是很注意形象的,尤其是在场面上,

    叶蓉绝对是个温柔娴淑、清纯可人的形象,这也是叶蓉拥有众多追求者的原因,

    只不过这些追求者根本不知道叶蓉的淫荡本质。

         她这次选择的医院并不是什么出名的医院,管理很乱,甚至都用不着留下真

    实姓名,不过这正是叶蓉最看中的一点。这家医院特別偏僻,应该不会碰上熟人。

         叶蓉瞭解过,这家医院很不入流,既不是莆田系,也不是部队医院,某度上

    也搜不到,但妇产科主治医生却是从大医院退休下来返聘的,医术上沒有问题,

    就是设施差了点,不过差就差吧,也就这么几天,忍忍算了。

         叶蓉记得上次为了等候手术而被建筑工人性虐,害得自己性器受伤,这种风

    险再也不能承受了,还想留着体验各种不同的男人呢。所以,这次叶蓉干脆请了

    个假,提前一天住院,稳稳当当做手术。

    提前住院是很无聊的,基本无事可做。这家医院条件也不好,都沒有单间,

    到了晚上该睡觉的时候,隔床的唿声使习惯独居的叶蓉实在无法忍受。纠结到了

    半夜还是睡不着,叶蓉只得起床到护士站,她打算给护士一个红包,看看能不能

    找个可以睡觉的地方。

         不过,护士站里根本沒有人,值班护士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连护士服都

    挂在椅子上。叶蓉心想这家医院的管理真的很差,居然找不到值班护士。

         看着这件护士服,叶蓉突然想起平时在家里手淫时幻想过穿护士服玩制服诱

    惑,这里有件现成的护士服,不如穿上试试。于是拿起这件护士服,却找不到地

    方换,因为医院的公用厕所实在……实在……唉,去过医院公用厕所的都知道,

    你懂的,尤其是这种不入流的医院,厕所里的状况简直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形容。

         叶蓉想起办入院手续时,一楼大厅里有个挂着「员工休息室」牌子的房间,

    门锁是坏的,关不上门。叶蓉心想值班医生护士都有地方休息,估计这个「员工

    休息室」是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用的,现在是晚上,肯定沒人,不如去那里。叶

    蓉坐电梯来到了一楼大厅,大厅里静得可怕,一个人都沒有。

         叶蓉很快找到那个「员工休息室」,门果然沒有锁上。叶蓉走了进去,打开

    灯,里面空无一人,摆放着两排破旧的沙发。

         叶蓉赶紧关上门,脱掉病号服和内裤胸罩,换上了护士服。正当叶蓉正在钮

    纽扣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穿着护工制服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目瞪口

    呆的看着裸着前胸的叶蓉。

    「啊,你幹什么!」叶蓉吓了一跳,赶紧拉紧护士服,遮挡住自己的奶子。

    「我,我,我,你,你……」中年男子结结巴巴。

    叶蓉急急的说:「请你出去!我在换衣服。」

    「好好,我马上出去,马上出去……」这个男护工赶紧退出休息室,还带上

    了门。

    看来是个胆小的男人,叶蓉对这样的男人沒什么好感,都已经看到奶子了都

    不敢侵犯自己,这样的男人一点男人味都沒有,可惜了自己送上门的福利。叶蓉

    喜欢的男人,一定要霸道粗鲁,对女人要有佔有欲,要充满野性,最好敢于强暴

    自己。而这个男护工被叶蓉一声令下就退了出去,令人失望,对于这样的男人,

    叶蓉一点兴趣都沒有。

    赶走这个男护士后,叶蓉慢条斯理的穿上护士服,把头髮盘了起来,戴上护

    士帽。当然沒有穿胸罩和内裤,反正只是试试,很快就会换回来。嗯,好像小了

    一些,胸前有些紧,也许是自己奶子太大了。这里沒有镜子,叶蓉想穿着这件护

    士服到大厅走一走,感受一下护士服带来的刺激,这么晚了,大厅根本沒有人,

    说不定还会找到有镜子的地方。一边想着,叶蓉一边打开了门。

    刚打开门,一个高大壮硕的男人迎头撞了进来,叶蓉几乎与他撞了个满怀。

    这个男人穿着保安制服,面貌狰狞凶煞,保安制服敞开着,胸前有大面积的纹身,

    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呵,真是太漂亮了。」这个恶保安一脸色眯眯的样子,上下打量着叶蓉,

    「老秦,你说的就是她」

    从这个恶保安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挤进了房间,是刚才那个男护工。「就是

    她!这里的护士我都认识,就是沒有见过她。」

    「我嘛,我是新来的。」叶蓉觉得一个护工一个保安,是不可能清楚医院的

    人事状况的。「我第一天上班,不知道更衣室的钥匙在哪里,我看到这里有个房

    间沒人,干脆在这里换好了再上去,省得麻烦。」

    恶保安色眯眯的盯着叶蓉,「这个破医院居然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小护士,真

    是叫人难以相信啊。」

    叶蓉长得本来就十分甜美,面容姣好可爱,身材更是玲珑有料,特別是一对

    豪乳,大的不像话,在护士服的包裹下,尤为性感。叶蓉很喜欢这个恶保安色色

    的样子,觉得他比护工强多了。

    「谢谢,请让一让,我要去上班了。」

    但这个恶保安不但沒有让开,反而欺身上前,把叶蓉逼了回来。

    「你当我是吃素的啊,我就在门岗上,怎么沒见你进来!」恶保安厉声盘问。

    「这……这……」叶蓉一怔,还真想不出有什么话可以解答。自己只是贪玩

    试试护士服,但如果实话实说,说不定会因为偷护士服惹上麻烦,对方毕竟是保

    安啊。

    「哼,十个护士九个骚,还有一个是闷骚!值班值一半就想熘出去卖淫!」

    「啊!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叶蓉有些气恼。

    「真不知道现在卫校是怎么教育你们的,刚来工作的小护士居然也想幹这种

    事。」护工老秦鄙夷的看着叶蓉。

    「哼,已经熘出去几个了!肿瘤科、心脏科、妇产科、皮肤科的几个值班护

    士全熘出去卖淫了,要不是我挡着,连ICU的护士都差点熘出去!你是哪个科

    的!」

    「啊,我……我不是……」叶蓉心想这个医院管理真差到极点了,几个值班

    护士居然上班时间出去卖淫,也难怪刚才找不到妇产科值班护士,原来是去做这

    种事了。

    「不是什么啊!还装!我不是不让你们出去做生意,这鸟医院工资是太低了

    点,找男人补贴一点也沒什么大不了。但一晚上出去那么多,出了事怎么办。」

    恶保安一脸教育人的面孔,不过叶蓉觉得他好像还有什么企图。

    「我……我……既然这样,我赶紧上去吧,万一出事。」

    「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事,兄弟你別吓她,人家小姑娘新来的。」护工老秦笑

    嘻嘻的说,「姑娘,你想卖淫就卖淫吧,沒关系,我们哥俩替你看着,不会告诉

    你们领导的。不过你得把护士服换下吧,上头可印着医院的名字呢,传出去不好

    弄。」

    怪不得妇产科值班护士把护士服留下了,看来还蛮有经验的。叶蓉心想。

    「啊,我客人是熟客,喜欢玩制服诱惑,叫我穿着护士服出去。」叶蓉觉得

    这样说才符合逻辑,虽然等于承认了自己想出去卖淫,不过自己又不是真的护士,

    脱身就行。

    「是熟客啊,嘿嘿,看不出来,你在卫校就做这生意了。也难怪,长得这么

    漂亮,不出去卖,可惜了呢。」护工老秦一脸的奸诈,叶蓉觉得他们在演双簧。

    「已经出去四个了,再放出去,我很为难啊。」恶保安的态度有所改变,还

    在叶蓉脸上摸了一把,叶蓉沒有躲闪,她想快点脱身,牺牲点色相,让他吃点豆

    腐吧。

    「既然已经出去好几个了,我不能让两位哥哥为难,我先上去了。」叶蓉其

    实已经知道这两个男人想幹什么了,不就是想性贿赂嘛,弄这么复杂。唉,这个

    医院真是又差又乱,值班护士晚上居然出去卖淫,而且为了卖淫,还需要向守门

    保安性贿赂。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要想出去卖淫,得先问问我。」恶保安不耐

    烦了,一把搂住了叶蓉。

    「啊,不要,不要,大哥,请別这样,不行,今天不行……」叶蓉挣脱了恶

    保安。若是平时,遇到这么直接的男人,只要不会被人发现,叶蓉不但不会反抗,

    而且会很配合。但是,明天早上就要手术了,叶蓉可不想带一肚子精液上手术台。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恶保安勃然大怒,将叶蓉推倒在破沙发上,粗

    暴的撕开叶蓉的护士服。这件护士服类似于连衣裙,被恶保安从正面撕开来,叶

    蓉的豪乳立刻弹了出来,黑丛丛的阴部也暴露无遗。不过叶蓉很喜欢他的粗暴,

    若不是明天要做手术,叶蓉真想好好陪他玩一玩。

    「你这小护士真是不识相!乖乖的让我们乐一乐,以后想卖淫我们自然会替

    你兜着。」护工老秦奸形毕露。

    「哼,这小骚货连内衣内裤都沒穿,看来是为了出去卖淫时方便,哼,越是

    漂亮的小护士就越骚!」恶保安贪婪的捏着叶蓉的巨乳。

    「真的不要啊,明天我还要手术的。」叶蓉用手推着,但这基本上是徒劳的。

    恶保安身体硕壮,将叶蓉压得死死的。

    「不过就是递递止血钳嘛!沒什么工作量,放松些,让老子玩过之后,保证

    你工作更有劲。」恶保安哈哈大笑,捏得更用力了。

    叶蓉心想我说的我自己要做手术,不是给別人做手术。嗯,不过,奶子被这

    个恶保安捏得挺舒服,好有感觉。

    「你的奶子真大,真柔软,好舒服。」恶保安夸道,「你最好老老实实让老

    子乐一乐,否则我会让你在医院里混不下去。」

    叶蓉心想你不过是个保安,还真会说大话。不过按这个情况,不让他们爽一

    下是不可能了,叶蓉考虑了一下,觉得可以让他们爽一爽,但因为明天要手术,

    不能让他们射到阴道里,最后一定要引诱他们射到嘴里或是脸上。希望他们快点

    开始,快点结束。

    「別,別这样,我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份工作,千万不要,我会乖乖听的话的。」

    叶蓉假装很害怕。

    恶保安很得意,似乎经常这样欺负年轻不懂事的小护士。他搂着叶蓉的小腰,

    托着她的下巴,低下头亲吻叶蓉。叶蓉闻到恶保安嘴里浓浓的烟味,不由得兴奋

    起来。叶蓉太喜欢这种带着男人体臭的烟味了,于是双臂环搂住他的脖子,吐出

    自己的舌头,与保安的舌头缠在一起,激吻起来。

    护工老秦也不放过叶蓉,他从另一边抱住叶蓉,将叶蓉夹在两人之间,双手

    伸到护士服里摸来摸去,还亲吻着叶蓉的脖子。叶蓉的脖子佈满了性感带,在两

    个男人的刺激下,很快就全身酥软,下体潺流不止。

    恶保安似乎很有经验,吻了一阵后,把手伸到叶蓉跨下摸了一把,然后把粘

    满淫水的手指递到叶蓉眼前,说:「宝贝,睁开眼睛看看,你流了多少淫水。」

    叶蓉睁开眼睛,微笑着将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指吸入自己嘴里,就像是在舔肉

    棒一样反復吮吸着,然后吐出来,轻轻的说:「你们怎么还不脱衣服!」

    「呵呵,小姑娘已经等不及了啊。」护工老秦奸笑着说。

    「是的,让我好好伺候你们吧。」叶蓉想把挂在身上护士服脱掉。这件护士

    服已经被撕裂了,挂在身上并不舒服,而且叶蓉希望早点结束,快脱衣服做爱吧。

    「嗯,不许脱!」恶保安制止了叶蓉,「我就喜欢幹小护士。」

    这个恶保安还喜欢制服诱惑,好吧,由着他吧。叶蓉静静地看着恶保安脱下

    衣服,露出黝黑的皮肤和结实的肌肉,还有粗壮的肉棒,越看越喜欢。

         「今天让老子好好爽一下,以后我罩着你,你想什么时候出去卖淫都可以!」

    「嗯,我是新来的,应该好好伺候哥哥。哥哥什么时候想要了,随时可以叫

    我来陪。」叶蓉嗲声嗲气。

    「好聪明的姑娘。」老秦见叶蓉一点就透,不由得称赞道。

    「你真是个骚货!玩了那么多护士,就数你最骚,刚来就卖淫!」恶保安将

    叶蓉一条腿拉高,肉棒顶在叶蓉的阴道口上。

    「快点吧,快点插进来,我都湿了,来吧,狠狠的操我这个不好好值班、熘

    出来卖淫的小骚货!」叶蓉抚摸着恶保安的肉棒,希望他们不要墨蹟。

    「好,如你所愿,我操!」恶保安用力的一挺,爽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真

    紧啊,这逼真是极品!」

    叶蓉赶紧张大双腿,生怕夹得太紧会使他受不了而射精。

    「不至于吧,你太夸张了,不是说她在卫校时就出来卖淫的嘛,怎么还会那

    么紧。」护工老秦脱下裤子,将叶蓉平放,头部靠在自己一只大腿面上,将叶蓉

    的脸扭过来,靠近自己的肉棒。

         叶蓉看了看老秦的肉棒,这是一根叶蓉见过最奇特的肉棒,整体阴茎非常细,

    龟头也小,但却很长。

    「你这个笨蛋!她卖淫连护士服都沒有换,明显是个沒什么经验的嫩货!当

    然紧了。」恶保安骂道一句,然后开始抽插。

    「不,啊,我不是嫩货,我上学就开始卖淫了,我被好多肉棒插过了,我的

    逼早就干松了,是你的肉棒太大了,太厉害了,所以才……啊……幹得我好爽…

    …」叶蓉很会取悦于男人,尤其是正在幹自己的男人。

    「哈哈,这骚逼真会说话。」恶保安对叶蓉说的话很满意,不过他已经听不

    到叶蓉的说话了,因为护工老秦把肉棒插入了叶蓉的嘴里,塞得满满的。

    「老秦你又插人家嘴巴,妈的,我又听不到骚护士的叫床了。」

    「你都插了她的逼了,我不插她嘴,那我插哪里」护工老秦把叶蓉的嘴巴

    当成阴道,慢慢插着。

    「你爆她菊好了。」恶保安建议。

    「我就是喜欢口交,我来看看她能不能深喉。」护工老秦摇了摇头拒绝了。

    叶蓉心想我还不愿意让你走后庭呢,至于深喉,要看你的鸡巴够不够长哦。

    护工老秦很会利用自己这根细长的肉棒,而且很明显,他是个插嘴巴的好手。

    叶蓉给男人口交时,一般是边口交边调整角度,慢慢的适应肉棒的宽度,几经努

    力才能让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自己的喉咙。

         但这个男人的肉棒很奇特,虽然比一般男人细,但比一般男人的肉棒要长一

    截,而且很有经验,知道怎么插会更容易深喉,沒费什么事,他的龟头就已经抵

    到喉咙口了。

    叶蓉心里暗暗吃惊,觉得真是小瞧了这个护工。別看他长得瘦弱,居然有着

    这么奇特的肉棒,幸好长得不粗,要不然一定很难受。嗯,已经顶到喉咙了,只

    要再向里顶一下就完全实现深喉了,可是,这个护工怎么停下来了呢 .

    「我已经顶到位了,很顺利。你呢,怎么样了。」护工老秦问恶保安。

    「少小看人,这婊子逼里出了这么多水,够润滑了,我不过是在等你罢了,

    马上就到位。」

    叶蓉感到恶保安的大肉棒更加用力的顶进来,唯恐夹得太紧导致过早射精,

    拼命张大了双腿,降低对肉棒的刺激。可是,叶蓉越是张大双腿,恶保安的肉棒

    就越是插得深,几乎沒费什么事就顶到了自己的宫颈。

    「你到底到位了沒有到了我们就一起!」护工老秦奸笑了一声。

    「我早就到位了,等着你呢,好了,我们一起上,这个玩法最经典了!」

    叶蓉一直在怀疑他们是不是有什么套路,现在突然明白过来两人想幹什么了,

    可惜为时已晚。两个男人各自低吼一声,同时勐然发力,两根肉棒分別幹穿了叶

    蓉的阴道和喉咙,顶到宫颈和食管里来了。

    同时被两根肉棒幹穿,这是叶蓉性爱史上从来沒有过的事。而且这次还这么

    顺利,一方面是自己根本不设防,一味的迎合,另一方面是这两个男人都有着长

    长的肉棒。

         唯一不同的是,恶保安的肉棒又粗又长,护工老秦的肉棒是细而长。叶蓉的

    身子被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只能兴奋得流下眼泪。而叶蓉的流泪,更加激起

    两个男人更强烈的兽欲。

    「哈哈,这小护工哭了,哈哈,她被我们干哭了。」恶保安笑得很狰狞。

    「这骚货的身子真是极品,长得太漂亮了,鸡巴插在她嘴里的样子越看越爽。」

    护工老秦满意的看着叶蓉的眼泪,将脚踏在沙发内侧,方便自己更深的插入叶蓉

    的食管。

    「爽爽,真爽!」恶保安开始了勐烈的抽插,每一下都幹得特別深,而叶蓉

    因为深喉的原因,一直窒息着。在窒息中感受着下体传来的一阵阵快感,一波接

    一波的袭遍全身。

    「你这么贱,却有这么好的身体和长相,是该当妓女,让大家都享受享受。」

    护工老秦见肉棒已经很难再深入,就拨出一截调整了一下,继续插下去。

    「贱货!贱货!刚来就卖淫,这么小的出来卖淫,骚逼!骚逼!」恶保安一

    边骂着,一边把叶蓉的双腿扛在肩上,身体斜下压着,使肉棒插得更深。

    叶蓉嘴里和阴道里的肉棒都在深入自己的身体,而她却动弹不得,连呻吟都

    不能够,十分难受。

    「好深!好深!鸡巴真长,幹到我的子宫里去了。好厉害,爽呢。啊,嘴里

    的鸡巴,好像还在插入,从来沒有这么深,真长啊,幸好他的龟头不大,要不然

    食管一定会裂爆的。」叶蓉闭上眼睛,默默的想着。

    「骚货,老子的鸡巴已经插过你们所有护士的逼了,你的小逼是最爽的。」

    叶蓉很喜欢的他的辱駡,男人的辱駡就是叶蓉的催情剂,叶蓉的表情开始发

    生变化,目光也淫邪起来。

    「小护士,高潮要来了吧。」护工老秦似乎看穿了叶蓉,双手抱住叶蓉的后

    脑,调整了角度,继续向食管深处插去,但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再也插不进去了。

         叶蓉从未经歷过这么深的深喉,食管几乎要爆,长时间的窒息加上食管里来

    凌虐感几乎使叶蓉兴奋的晕过去。阴道里的肉棒抽插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力度

    越来越大,叶蓉的意识开始模煳起来,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并开始缩阴,双手用

    力的捏着自己的乳头。

         「天啊!太刺激了!要幹死我了!爽死了!」叶蓉在心里呐喊着,在窒息中

    达到了高潮。

         叶蓉全身绷紧,高潮如电流席捲全身。喉咙里的肉棒勐得拨出,叶蓉发出勾

    人魂魄的呻吟,「啊……哎……呀,啊,啊,嗯,嗯啊……」在听到一声「好爽

    ……」之后,两根肉棒同时从叶蓉的体内拨出去了。

    叶蓉咳嗽了几下,恢復了意识,喘着气休息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

    摸了一下阴道,下体粘粘的。刚才窒息的时间太长了,身体都麻木了,居然被内

    射了都不知道。唉,还是让这个恶保安射到自己阴道里了,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希望快点吸收了吧。別影响明天的手术。

    「小护士,你在摸什么呢」护工老秦问道。

    「啊,这个,你的精液好粘啊。」叶蓉把粘着精液的手指伸到嘴里吮吸着。

    「怎么,小婊子怕怀孕啊,事后让李医生给你开点避孕药就是了。用不着你

    花钱,让他打一炮就行。」恶保安蹲来了玩叶蓉的乳头。

    「不是不是,我不是怕怀孕,嗯,我已经怀孕了,你射到我的小逼里,好浪

    费,不如射我嘴里,我好想吃你的精液啊。」

    「操,你已经怀孕了。妈的,今天上了个孕妇。说,肚子里的种是谁的。」

    「真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谁的种,不知道是哪位客人留下的。」叶蓉笑了

    起来,讨好的说:「我从来不避孕的,我也不想让李医生操,这个医院里,我只

    给你们两位操。」

    「只让我们俩个人操,恐怕不行!」护工老秦冷冷的说。

    「啊!」叶蓉万万沒有想到,自己这么讨好的话,居然受到了拒绝。

    「你是新来的,要守规矩!」护工老秦假装一本正经,「以后要想卖淫,必

    须让医院里的同事们都玩过一遍之后才可以,这是规定!」

    「就算是我请客,沒问题吧。」恶保安已经把叶蓉的身体当成了自己的私产,

    说出来的话更加赤裸裸。

    叶蓉心想这两个坏蛋一唱一和,配合得真好。明明想用自己的身体赚钱,还

    胡编什么规定。自己被那么多男人幹过,还从来沒有收过钱,你们想用我的身体

    挣点钱,明说就是了,不就多几根肉棒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搞这么复杂。

    「好吧,既然有这个规定,就听两位哥哥安排了。其实要是有同事想玩我,

    我也想和大家搞好关系,陪几次也沒什么。」

    「你可真是个宝贝!我现在就来叫几个老伙计过来,你可得陪好。」恶保安

    见叶蓉这么爽快,欣喜极了。

    「你放心吧,不过不许叫我宝贝,我是个婊子!是个骚货贱婊子!」叶蓉一

    脸的妩媚,淫荡的说。

    「哈哈,你这个婊子真够淫贱的,我现在就替你安排啊。」看到叶蓉一点就

    透,用不着威逼利诱,老秦高兴极了。他连忙掏出手机:「老王,我刚玩了个小

    护士,是新来的,长得可漂亮了,也蛮骚的。人在我这儿,要不要过来打一炮。」

    「逼紧不紧啊奶子大不大啊」护工老秦的手机不知道是什么杂牌,声音

    很大,里面人说话叶蓉听得清清楚楚,声音很嘶哑。

    「这小逼绝对紧!你来就知道了。」护工老秦刚才沒有玩到叶蓉的逼,说不

    出个什么内容。

    叶蓉坐了起来,要过手机,按下免提:「好哥哥,我是个卖淫的小护士。你

    快来啊。我的奶子是E奶,玩过的人都喜欢。我的小逼紧着呢,颜色是嫩红的,

    不是黑木耳。你要是来晚了,让別的同事先幹我的话,我可不保证別的同事的大

    鸡巴会不会把我的小逼操坏哟。」

    电话那头明显呆住了。

    叶蓉继续说:「不过同事归同事,你要嫖我,得先付嫖资哦。嫖资直接给老

    秦他们就行了,我负责让你爽。怎么玩我都可以。」

    轮到恶保安和护工老秦呆住了,他们知道叶蓉很骚很贱,的确想利用叶蓉来

    赚点钱。但沒有想到叶蓉居然看出了他们的伎俩,更沒有想到叶蓉是完全配合的,

    甚至主动替他们索要嫖资。

    「那当然,这个,你多少钱一炮」

    叶蓉觉得自己是人家的玩物,沒有资格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报价,她看了看恶

    保安和护工老秦,徵求意见。

    「老王,这个小护士新来的,不但人长得又漂亮,而且特別耐玩,刚才我还

    玩了她的深喉,可配合了,你是知道我的鸡巴的……」

    「少废话,多少钱」

    「200块!随便玩!」

    叶蓉心想自己这么烂的身子怎么可以报价200元,这个老秦真是贪心。叶

    蓉觉得自己被男人玩得次数太多,应该不值多少钱的,上次被老乞丐轮暴时,他

    们给自己定的价格是20元包夜玩,倒是蛮符合自己的实际情况的。

    「妈的,什么逼这么贵,这逼是金子做的吗」

    「这小护士是新来的,又年轻又漂亮,嫩货!而且可以内射的,当然得贵点!」

    老秦毫不让步。

    叶蓉实在不想浪费时间,于是不等老秦说话,就对电话里的男人说:「快点

    过来吧,要是你沒带嫖资也沒关系的,只要你把我幹翻了,说不定我替你付嫖资

    哦。」

    「什么,什么……」从来沒有听说过哪个妓女替嫖自己的男人付嫖资的。

    「我说,你来嫖我,只要把我幹爽了,这200块钱我替你出。」叶蓉有些

    不耐烦了。

    「我操!现在的护士越来越淫贱了!你在什么地方,我……我马上到!」

    「我在住院部一楼大厅的员工休息室,你要玩就快过来。」叶蓉说完就挂断

    了电话。

    「这个,这个,200块钱……到底……」恶保安说话很虚,有点沒底气。

    「好哥哥,我虽然是个不要脸的小婊子,但也不会让同事为了玩我而花钱的。

    你们快替我安排吧,帮我计个数,玩我的同事,嫖资统统算在我头上,结束后我

    一併付给你们。」叶蓉一脸清纯的看着护工老秦,笑意盈盈。「怎么只叫来一

    个同事吗加上你们一共才3个男人,我好像不够哦。」

         叶蓉嘴上很放荡,其实心里有着自己的算盘,明天上午就要手术,可不能玩

    得太过分。这医院规模不大,工作人员本来就少,上夜班的人就更少。他们管理

    混乱,连值夜班的护士都敢随意熘走,更別提什么保安护工了。估计晚上除了值

    班的医生外,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同事」在岗了。

         聪慧的大脑和丰富的职场经验告诉叶蓉,恶保安是绝不会把医生叫来的,哪

    个男人会把女人交给比自己更有钱有权的男人呢。如此算来,他们真正能叫来的

    「同事」,极为有限。再说,他们看上去还想再幹第二炮甚至第三炮,现在已经

    不早了,天都快亮了,时间也不允许他们叫来更多的人,除非他们不想玩第二炮。

    「哦,小婊子,你想几个呢」恶保安涨红了脸,用力抓住叶蓉巨乳,十指

    深深陷入肉里,粗鲁的将叶蓉拎了起来。

    「啊,好疼,轻点!」叶蓉疼得尖叫起来,赶紧环搂住恶保安的脖子,挺胸

    靠近恶保安,以减轻来自乳房的疼痛感,不过她很喜欢恶保安的粗鲁,「你真霸

    道,奶子能这么玩吗玩坏了別人怎么玩啊。一点也不为別人考虑。」

    「哼,不是我们叫不来人,是这地方太小了,施展不开!」恶保安的话使叶

    蓉哭笑不得,这也太笨了吧。尽管叶蓉心里已经十分清楚他肯定不会再找人来了,

    但也不必说得这么明显吧,找理由也要动动脑子啊。

    「那就麻烦找个大点的地方。」叶蓉故意将他的军。

    「这里又不是宾馆,哪有那么大的房间!」

    「大厅就挺好啊,地方大,宽敞。」叶蓉微笑的说。

    「那地方……安全吗……虽然现在沒人,可是早上5点就会有人了,现在都

    3点多了……」护工老秦说。

    「沒事儿!就在大厅,你们叫来的同事也好找可以幹我,万一有路过的随便

    什么人也是可以幹我的。」叶蓉想到在人来人往的大厅被轮暴,想想就刺激,盡

    管现在是夜间。

    「婊子,就听你的,找个大点儿的地方去!」恶保安用裤带圈住叶蓉的脖子,

    把叶蓉像狗一样牵着。

    叶蓉心想真有意思,于是像母狗一样任恶保安牵着,摇摆着屁股跟着保安后

    边爬出了员工休息室。

    叶蓉像母狗一样爬行在大厅里。这里白天人来人往,叶蓉似乎感受到了人流

    的气息,身边站满了男人,这些男人都盯着自己的身体,对自己指指点点,骂自

    己是条母狗,还动手掀开在身上的护士服,抚摸自己的全身每一寸肌肤,用最下

    流的话,猥亵自己,还有人捞出自己的肉棒,对着自己打手枪。

         叶蓉越想越兴奋,竟不由得轻声哼了起来。声音虽然很小,但夜里大厅很静,

    恶保安和护工听得清清楚楚。

    「你这婊子在想什么!居然呻吟了。」恶保安骂道。

    「我在想,我这条母狗等会儿会被多少男人轮暴啊,有多少精液会射到我身

    上啊。」叶蓉趴在地上擡起头,淫淫的给了恶保安一个媚眼。

    「贱货!」恶保安踢了叶蓉一脚,本来还想踢第二脚,但是却踢不下去了,

    因为叶蓉抱住了他的脚,用舌头亲吻着。

    恶保安静静的看着叶蓉:「你果然是条母狗,贱母狗!」

    叶蓉很喜欢恶保安这么说自己,她高兴的学了下狗叫,然后说:「是的,我

    像母狗一样贱,啊,不不,我就是一条贱母狗!啊,这里有好多男人啊,我被看

    光了。呵呵,其实也沒有什么了,我早就被男人看光光了,我身上每一寸肌肤都

    被男人看过、摸过、玩过、射过,我全身都被男人的精液佔据过了,呵呵,我是

    个人盡可夫的烂婊子啊,怎么还沒有人来幹我,我现在这个像母狗一样的姿势,

    好适合后入式啊。」

    护工立刻从背后掀起叶蓉的护士服,像公狗一样将肉棒从后边插入叶蓉的阴

    道里。叶蓉的阴道里本来就有精液的,刚才又被恶保安大肆羞辱过,淫水又氾漤

    了,阴道特別湿润,老秦很轻松就幹到了深处。

    「对,就这样,幹我这条母狗,我是条淫贱的母狗。」叶蓉一边说,一边脱

    下恶保安的一只鞋,反復用舌头在他脚上舔着,还将趾头逐个含住嘴里,用力的

    吮吸着。

    「我操,这婊子居然……居然……舔我的脚丫子……」恶保安十分惊讶。

    「大爷的脚好臭,我好喜欢。」叶蓉对散发着男人体臭的脚趾十分喜欢,丝

    毫沒有厌恶的表情,一脸的喜爱。

    「你太贱了,从来沒有见过这么淫贱的女人。你虽然是兼职做妓女,但我看

    就算是真正的妓女,也沒你骚!」老秦开始了抽插。

    「什么啊,我就是个妓女啊。我主业是卖淫,兼职做护士,不是护士兼职做

    妓女哦。」

    「太淫荡了!你真是烂婊子,老子又硬了。」

    叶蓉惊喜的擡起了头,这个恶保安射了应该不到5分钟吧,居然又硬起来了,

    这是叶蓉沒有想到的。叶蓉替他舔脚趾,很大程度是因为他刚刚射过,肉棒是软

    的,叶蓉不喜欢软肉棒,宁可去舔他的脚趾。可眼前真真切切有一根重新勃起的

    肉棒,「你好厉害,又大起来了,我喜欢你的大鸡巴。」

    叶蓉想起身去吃这根肉棒,但是护工老秦用后入式趴在她背上压着她,正幹

    得起劲,哪会放她起身。

    「啊,啊,幹得太爽了,这婊子的骚逼真是极品啊,真紧,这真是个婊子的

    逼吗,不像啊,像个学生妹的,不,比学生妹的还要舒服。」护工老秦对叶蓉一

    直专注于恶保安的脚趾很不满意,现在又想给恶保安口交,简直不把逼里的肉棒

    放在眼,于是开始加快速度用力抽插。

    「嗯,嗯……啊,啊……好,好哥哥,加油,加把劲,你幹得好厉害,幹死

    我了,啊……你的鸡巴真长,刚才……刚才用他爆了我的深喉,这次爆掉我的小

    逼吧……啊……」叶蓉一边呻吟,一边低下了头,把屁股撅高,方便老秦更深的

    插入。

    「妈的!你把老子的鸡巴刺激硬了就不管了是不是我操!」恶保安喝道,

    踢了叶蓉一脚。

    「哎哟,別生气,是我疏忽了。这样吧,麻烦你坐下来,我加倍补偿你。」

    叶蓉赶紧说。

    「我看你怎么加倍补偿我!」恶保安气唿唿在坐在地上。

    叶蓉把身体伸直,将头拉近恶保安的跨部,尽量伸长舌头,一边配合老秦的

    抽插,一边努力快速的舔扫恶保安的肉棒和阴囊。她先是用舌头缠绕着龟头打转,

    飞快的用舌尖舔挖马眼,然后吸吻恶保安长长的阴囊,并将阴囊含入自己嘴里,

    在嘴里挤压阴囊里的蛋蛋。

    「啊,你这婊子,技术真好,舌头真灵活,蛋蛋真舒服。」恶保安对叶蓉的

    口交技术很满意。

    「谢谢夸奖,我会好好替大爷按摩蛋蛋的。」

    「用嘴巴按摩我的蛋蛋,你还真会玩。」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