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全根而入熟女和她女儿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1:13   

    一米八八的个子,加上小麦色的皮肤,还算魁梧的身形,虎娃的确算的上是一个标准的帅哥。

    虽然不能说是上至八十岁下至十八全部通杀,但是也好歹算是男人中的优秀存在。

    吃饭的时候,左晴母女就一直在不断的看虎娃。

    “真没想到啊,小小的大龙县竟然还有这种等级的帅哥,真是奇迹,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啊。”

    左晴的心里此刻十分的不平静,基本上招唿县长的事情已经全部交给了自己母亲。

    等到几个人吃完饭,走出房门以后,她立马就看着虎娃说道:“这位帅哥,我能不能留一下你的寻唿机号码啊。”

    “额,好啊。”

    虎娃愣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寻唿号给了她。

    出了门,胡波就看着虎娃笑道:“小刘,很不错嘛,看来带上你是没错,你有没有注意到,今天这两个女人在吃饭的时候一直在盯着你看,那个左晴,在美国和英国都留过学,思想很开放,怕是今天晚上你有艳福了,哈哈。”

    虎娃顿时露出一阵尴尬的笑容,看了看背后的左晴,发现她正在盯着自己看,急忙回头,脸色竟然有些微红。

    他发现自己这段时间脸皮薄了好多在。

    “不行,不能这样,想要把这个女人给搞到手,就必须要下定狠心才行,不管了,先把她给弄上床再说。”

    他心里想到。

    刚刚走出酒店的大门,胡波正问他要不要跟着一起去天上人间,他口袋里的传唿机就响了,他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上面写着:“帅哥,一起喝个酒呗,我在酒店大厅等你。”

    顿时,他就明白,八成是左晴发来的信息。

    “那个,胡县长,我还有点事,怕是不能跟着你一起去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胡波说道。

    胡波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呀,我说的什么,你今天晚上有艳福,怎么,艳福来了吧,别瞒我了,你看大厅,人家还在看着你呢,赶紧去吧。”

    听到他的话,虎娃不由一愣,回头就透过酒店的玻璃门往大厅里看去,就看到左晴正趴在吧台上,眼睛正在看着他这边,看到他看了过来,顿时就笑着冲着他打了个招唿。

    “那胡县长,你就自己去吧,黑哥,照顾好胡县长啊。”

    他寒暄几句,这才往大厅里走去。

    到了大厅里,木风就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从他身边走过,轻轻的在他耳边说道:“你小心了,那个女人准备给你下药,她们母女经常喜欢干这种事情,等会我就不进去了。”

    说完,他就和虎娃擦肩而过。

    虎娃顿时愣住,看向左晴,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刺激的感觉。

    “你好啊帅哥,能不能赏脸请你喝个酒呢。”

    看到虎娃过来,左晴顿时就笑了,把手搭在虎娃的肩膀上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问道。

    她的个子比较低,和她妈一样,只有一米六左右,虽然穿着高跟鞋,也不到一米七,站在虎娃边上,高低落差很大,胳膊几乎是一百三十五度往上才能把手放在虎娃的肩膀上。

    而且,她的胳膊抬起以后,衣服的领子很自然的就皱了,虎娃一低头,半只白嫩的酥胸顿时就呈现在了面前。

    顿时就咽了口唾沫。

    不过眼睛同时也看到了黑暗中站着的柔情月,顿时脸上的表情就收敛了一点。

    “当然好啊,反正我晚上也没事,能被你这样的大美女邀请,那是我的荣幸。”

    他立马笑着说道。

    左晴本来看到他的眼神色眯眯的,心里感觉十分的开心,感觉应该能够让他服服帖帖的顺着自己了,那样等会连药都不用用了,只是看到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明了起来,顿时眉头就一皱,也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于是笑着看着虎娃说道:“要不,去我家吧,我家的酒柜上什么酒都有,是了,你喜欢什么酒啊,你的酒量一定很大吧。”

    对于自己的酒量,虎娃是十分的信任,不过嘴上还是要谦虚一下的。

    “我的酒量其实不好,马马虎虎,52度的二锅头能喝三斤吧。”

    他说道。

    只是这他认为谦虚的话在左晴听起来就是一种炫耀了。

    “我的天啊,三斤52度的二锅头,这还不叫酒量大啊,那你说多大的酒量才算大啊。”

    左晴立马就惊讶的问道。

    虎娃一愣,也想起城里人酒量都不怎么样,于是说道;“我们村里的好几个老头,酒量都是五斤以上,喝酒就跟喝水一样,就我那个叔叔,酒量都在五斤左右。”

    他并没有胡说,刘老虎的酒量是很大,非常大,500ml一瓶的二锅头,他空着肚子一口气能把一瓶给灌到肚子里不带喘气的,喝完还和没事人一样,就好比别人喝了一瓶汽水一样。

    “我的妈呀,你们那边的人酒量真大,那咱们真的要好好喝一把了。”

    左晴顿时就眼睛一亮笑道。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在大龙县见到你这么帅的人。“

    两个人说这话,已经走出了酒店的大门,此刻,两边的灯已经不是很亮了,或许是黑暗给了欲望勇气,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虎娃的腰间轻轻的抚摸着。

    顿时,虎娃就感觉到一股刺激的感觉传来,大家伙顿时就坚挺了起来。

    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谁知道这个女人还有什么花招啊,于是他就做出一副很尴尬很小心的表情,既不反抗,也不逾越一步。

    看到他这幅表情,顿时左晴就更加开心了。

    “帅哥,你别告诉我你还没碰过女人啊。”

    她看着他笑着说道,一边笑,一边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紧紧的贴在上面,虎娃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两团软肉给夹住了,舒服极了,不过却还是装作大气不敢出的样子。

    “我,我有过女人。”

    虎娃有些结巴的说道。

    “你有过女人怎么这么紧张啊,放松点嘛,啥事都没有,走,上我的车,我拉你去我家。”

    她说着,就打开了放在路边一辆宝马车的车门,走了上去。

    虎娃犹豫了一下,看了下背后,然后也跟着上了车。

    “这个王八蛋,我去杀了那个女人。”

    黑暗中,柔情月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握着一把匕首,目光森寒的看着虎娃的方向说道。

    木风赶紧阻止她。

    “算了吧,师姐,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和这个女人其实也就是玩玩而已,不会认真的,你放心吧,这种女人,他肯定不会收在身边的。”

    他说道。

    柔情月却摇摇头,说道:“你还是不懂他,我可以肯定,这个女人他肯定是要收在身边的,你以为他看上这个女人的什么了,身材相貌都不是,他看上的是这个女人的才华,不亚于王秋艳的才华。”

    “这样啊,那,要不我们跟上去杀了这个女人,不然的话,你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啊。”

    木风笑着说道。

    柔情月顿时哼了一下说道;“不用,我们跟上去,以防万一就是了,这个女人,对他还是有好处的,她是个真正的天才。”

    坐着左晴的车,一路上,左晴的手都没有安分过,一直在他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

    “不要紧张啊,帅哥,好像我要吃了你一样,只是到我家去喝个酒而已,一回生,二回熟,三回我们就是朋友了。”

    左晴看着他笑道。

    虎娃顿时无语,心道:“你还不想吃我啊,我就是个白痴也能看出你想做什么,如果不是因为你对我有很大的价值的话,老子早就走了。”

    只是这话他当然是不能说出来的。

    到了大龙县郊区的一栋别墅面前,左晴停好车,就拉着虎娃往自己家里走去。

    不得不说,她的家装修的很豪华。

    “好大的房子啊,你一个人住啊。”

    虎娃看着她说道,眼睛不时的在两边看着。

    “不,我和我妈住,我妈刚刚早早回去了,二楼的灯亮着,她应该是在楼上,走,我们也去二楼,喝酒去。”

    她说着,就伸手拉着虎娃的手顺着楼梯往二楼跑。

    到楼上,虎娃就看到左璐正一个人坐在一个小吧台前,手上拿着一杯红酒在摇晃着,看到他们来,顿时就举起手上的酒杯冲他示意了一下,然后一口喝干。

    让虎娃感觉有些浑身燥热的是,她此刻竟然只穿着一身丝质的浴袍,头发还是湿的,明显是刚刚洗过澡。

    “我艹,这两个女人不会是想玩个双飞把我给飞了吧。”

    他心里立刻就想到,不由看了一眼身旁的左晴。

    “来,帅哥,先喝一杯,我感觉你好像有点害怕啊,怕什么啊,我们就两个女人能把你咋样了啊,在说了,你是县长的秘书,就冲着这个身份,我们也不敢胡乱来啊,是吧。”

    左晴一边说着,一边就伸手在吧台上拿了一个杯子,拿起一瓶酒给里面倒满递给了虎娃。

    “你不是很能喝吗,这个酒度数不大,不过后劲也不小,你试试吧。”

    虎娃看着她手上的红酒,接过来,一口气喝干,然后把杯子地给她。

    “也不怎么好喝啊,酸酸的,不如二锅头好。”

    他皱眉说道。

    顿时,左晴就笑了。

    “帅哥,你可真可爱啊,这个酒,就你刚刚喝的那一杯的价格,最好的二锅头都能买最少十箱。”

    她说着,就冲着旁边的左璐打了个眼色。

    左璐顿时就从酒架上拿了一瓶白酒下来,拧开瓶子给虎娃的杯子里倒满。

    “尝尝这个,伏特加,俄罗斯的酒,挺不错的,就是度数很高,有些烈。”

    她说着,看着虎娃。如果你喝不了烈酒的话,就算了。“

    她这是在激虎娃。

    不过虎娃也就是那种不吃这套的人,什么酒他没喝过啊,顿时就拿起酒杯一口喝干了。

    刚刚喝下去,就感觉到肚子里好像火在烧一样,很快也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一阵眩晕的感觉。

    他可不相信这是自己喝酒喝醉了。

    “糟了,刚刚喝的酒里面被人加了东西,这两个女人究竟要做什么。”

    他心里顿时一慌,只是很快,趴在他心脏上的八翼金蝉就反应了过来,轻轻的煽动了翅膀,一道金光闪过,他顿时就清醒了起来。

    不过为了配合她们演戏,他还是摇晃了几步,扶着脑袋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开始装睡。

    装睡,这是虎娃的主技能之一,可谓是炉火纯青,加上他现在的气功造诣,他相信这两个女人是肯定看不出他是在装的。

    “呀,你怎么了,没事吧。”

    左晴顿时就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一拍,他就很自然的顺着她用力的方向往下倒,左晴立马把他给扶住,然后看着旁边的自己妈说道:“左璐,你到底放了多少药的,他怎么这么快就没知觉了啊。”

    “不是你说的要我下的多一点吗,我下了两倍的量,放心吧,不会影响他的身体的,他明天早上一定能起来。”

    左璐顿时就摆摆手说道,然后站了起来,用手抚摸着虎娃的脸。哎呀,真帅啊,就是不知道下面的家伙中不中用。“

    她说着,就伸手顺着虎娃的裤裆抓了下去。

    一抓,她顿时就愣住了。

    “不是吧,这么大。”

    她说着,顿时就开始解虎娃的皮带,很快,一根已经坚挺的庞然大物就出现在了两个女人的面前。

    看到他的这个东西,顿时左晴也愣住了。

    “我去啊,这个家伙,真美啊,看来,今天晚上咱俩不用争了,都有份啊。”

    她立马就看着身边的左璐说道:“老规矩,猜拳定输赢,谁输了谁先来。”

    “好,石头剪子布···”听到她们竟然在这样决定自己的归属权,虎娃顿时就怒了,真想立刻跳起来,狠狠的扇这两个女人一人一巴掌,大骂她们无耻,然后扭头走人。

    只是心里却总是有一股莫名的冲动,让他想要感受一下这两个女人究竟想要怎么对付他。

    他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被女人给强迫了的滋味。

    “我赢了,你不许耍赖啊。”

    左璐看着自己女儿说道,然后动手和她一起把虎娃给抬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里。

    虎娃能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脱光了,然后双手双腿都被绑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了外面的景象,不由就是一愣,却发现八翼金蝉的两只小眼睛正在放着金光。

    他顿时知道了,一定是它把自己看到的东西传输到了自己的大脑里。

    左璐和左晴两母女把虎娃绑在了床上,顿时,左璐就好像发疯一样的趴在他的身上吻了起来,这个女人的口味相当的重,竟然先从虎娃的脚上开始,张口就把他的脚趾头给含在了嘴里。

    酥麻,痒痒的感觉让虎娃差点就睁开了眼睛。

    “这个女人TMD太给力了,这也可以,不行,我下次一定要找其他几个女人尝试一下这个。”

    虎娃心里想着,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看到左晴也趴在他的脖子上吻了起来,一边吻,一边用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快就把自己给脱光了,露出了一身白嫩的酮体。

    浑圆的双胸像是两只大馒头一样,不能称之为大,但是却很匀称,虎娃看着都感觉到一阵冲动。

    “不许先来,听到了没,不然我和你没完。”

    看到她把自己衣服脱了,顿时左璐就紧张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虎娃早就已经一柱擎天的大家伙,张口就含了进去,同时,把自己身上的睡裙给脱了。

    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因为这个女人的睡裙里竟然是真空。

    她的皮肤也很白皙,显然是经常包养,两个酥胸有点轻微的下垂,不过还算饱满,只是她碰到自己的时候,虎娃能感觉到她的皮肤不是很柔滑,有些干涩。

    “到底是年龄大了啊,我到底怎么办啊,难道就这样让人给强迫了啊,我的一世英名啊。”

    他的心里想到,正想着,就看到左璐骑在了他的身上,眉头皱起了一下,然后就坐了下去。

    “啊,舒服,真舒服,舒服···”刚刚坐下去,她顿时就开始叫唤了起来,只是虎娃能感觉到,她顶多把自己的大家伙吞下去了一少半,就再也没敢继续吞了,弄的他十分的不舒服。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挣开眼睛自己动手的时候,她终于坐了下去。

    “我的妈呀,捅透了,捅透了,真舒服,真舒服。”

    她吼着,就不断的加快了速度。

    只是她的耐力显然是不行,不到几分钟,就气喘吁吁了起来,又坚持了一会,发出了一声尖叫声,这才趴在了虎娃身上一动不动。

    她刚刚败阵,顿时就被左晴给抱了下来,坐了上去。

    她带给虎娃的刺激比她妈要厉害的多,一个是因为她的下身比较紧,另一个是因为她的皮肤比较好,触摸的感觉十分舒服,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把虎娃的家伙全部吞了下去。

    全根而入,虎娃顿时就爽了个通透,舒服极了,不由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他睁开了眼睛,左晴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很快就愣住了,尖叫了起来。

    “啊,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娃顿时呵呵一笑,说道:“我从来就没晕倒,你那点迷药,对我没用。”

    说着,他的两只手勐的用力,竟然把小指粗的绳子给挣断了,反作用力让整个床都狠狠的摇晃了一下,把原本眯着眼睛的左璐都给吓得醒来了。

    “你不就是想玩这个嘛,说就好了嘛,干嘛费这么大的力气,真是的。”

    他笑着说道,顿时就伸出两只手紧紧抱着左晴柔嫩的屁股,狠狠一抓,然后腰部勐的往上一挺。

    “啊,慢点,慢点,疼···”翻云覆雨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个多小时后,虎娃终于舒服了,看着床边上两个高高撅起的屁股,他冷笑一下,然后在两个屁股上一个上拍了一下。

    “真乖啊,我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竟然想强迫我做这事,你们的想法很有创意啊,希望能够多多发扬啊,以后有这种好事了,记得一定要告诉我啊。”

    他说着,两只手就在两个女人的身上轻轻的抚摸着。

    “不要了,我受不了了,不要再弄了,好吗,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左晴顿时就求饶了起来,左璐则是已经累的说不出话了。

    刚刚,她们两个被虎娃换着一刻不停的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再加上他的东西那么强悍,她们一个人最少泄了三次身子,现在哪里还有半点精力。

    “放心吧,我不会再折腾你们了,只是,我想留点纪念性的东西。”

    虎娃嘿嘿笑道,然后就把旁边墙上挂着的照相机拿了下来,对着她们的身体就噼里啪啦的一阵拍。

    两个女人顿时就反应了过来,立马就想躲开,只是她们都被折腾的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一动弹,不仅没躲开,反而把身前的大片风景都暴露在了虎娃面前。

    “哇,原来你们还有这个爱好啊,好,我成全你们。”

    虎娃说着,再次拿着相机就是一阵勐拍,一直到把相机里的胶卷都给拍光了,这才停了下来,到一旁把胶卷盒拿出来,把胶卷装进去装在口袋里就往外走去。

    走了几步,又回头拿了一瓶红酒在手上,这才冲着两个女人一笑,往楼下走去。

    到了门口,就看到木风的车停在门口,上了车,就看到柔情月正目光冰冷的盯着自己。

    “来,喝瓶酒,我刚刚拿的,人头马,好东西。”

    他把手上的酒递给柔情月,她却别过头不理他。

    虎娃吃了瘪,也不生气,而是把酒瓶给拧开,往嘴里灌了一口,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变了个杯子出来,往杯子里倒了一杯,递给了木风。

    “来一杯。”

    “谢谢。”

    木风没客气,接过去就喝了起来。

    “正宗的人头马,看来这两个女人很会享受啊。”

    他喝了一口,笑道。

    “两个婊子而已,几乎过几天就换一个男人,而且还是母女两个一起搞,这样的女人,你都不嫌脏啊。”

    柔情月顿时就在边上冷哼道:“今天晚上不许碰我。”

    虎娃顿时就摸摸鼻子,说道:“我那个,其实,那个左晴的确是个人才,我只是在乎这个人才,对于其他的,真的不怎么在乎,我可以发誓,里面的两个女人我根本就看不上,是她们强迫我的,她们给我下了迷药,我是半途才醒过来的,然后逃出来的。”

    “哼,你当我是白痴啊。”

    柔情月说着,就把手上的一个录音机扔到了虎娃身上。自己听吧,你在里面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

    顿时,虎娃先是一愣,然后就看向了木风,目光里带着森寒的光芒。

    “我身上有窃听器”

    他冷冰冰的问道。

    木风顿时表情就有些尴尬。

    “那个,我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然后,我就没有告诉你这个事情,其实,我不是故意的,那个,要不,你们先聊,我先下车待会。”

    他说着,就准备下车。

    “不用了,这个事情都是我要求他做的,如果你要埋怨的话,就埋怨我吧。”

    柔情月顿时说道:“记住了,我不是不愿意你去找其他女人,我能理解你的,但是,我只想你对我说实话。”

    她说完,就冲着木风说道:“开车吧,我困了。”

    木风顿时就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虎娃则是直接愣住了,看着柔情月冷冰的脸低下了头。

    “我,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怕你生气,我知道错了,你放心,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有什么事情,我都会给你说,永远不瞒你,好吗。”

    他看着她说道,一边说,一边用手抓着她的衣服。

    “放开,别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这招对我没用。”

    她说着,脸上却已经带上了笑容。

    “你笑了,你笑了,这是不是就是原谅我了啊,太好了,你原谅我了。”

    虎娃顿时就开心的叫了起来。

    “谁说原谅你了,我只是想笑而已。”

    柔情月顿时说道,说完,又补了一句。最多只算是可怜你而已。“

    虎娃顿时就嘿嘿一笑,没脸没皮的凑了上去,说道:“能被你可怜,也是我的荣幸啊,好多人想被你可怜都没份呢。”

    柔情月顿时就有些无力。

    “我现在知道上官洪峰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了。”

    她说道,脸色很凝重。

    顿时,木风都来了兴趣。

    “为什么啊。”

    虎娃也问道,奇怪的看向了柔情月。

    “因为,他要脸,你不要。”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感觉有些受伤。

    “你这是在毁谤,是在报复,我不就是犯了点错吗,你至于这么贬低我吗,不行,你严重的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我罚你,要亲我一千下,外加晚上陪我来弥补你的错误,不然的话,我今天就赖在车上不下去了。”

    他顿时说道。

    柔情月立马就无语了。

    “你赖在车上我不管,可是,你能不能把我的胳膊给放开啊,你抱着我,我都没法下车啊。”

    她说道。

    原来,虎娃现在竟然死死的把她的胳膊给抱住了,不光如此,一只手还很不安分的顺着她的腰伸了过去,揽着她的腰。

    “我抱你了吗,我没啊。”

    虎娃顿时一脸天真的说道。

    看到他这幅样子,柔情月顿时就笑了。

    “你知道吗,上官洪峰就是太要面子了,不然的话,他早就把我给追走了,曾经,我有段时间都喜欢上他了,只是,后来他做的事情彻底的伤透了我的心。”

    她说道。

    虎娃顿时一愣,把她抱得更紧了。

    “我不管以前,我只知道,现在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他说道,好像在占零食的小孩一样。

    就在他们准备下车的时候,忽然,一辆面包车停在了他们的前面,五六个拿着铁棍的蒙面人出现在了车前面。

    “下车,下车,快下车。”

    一个带头的蒙面人顿时就冲着他们喊道,一边喊,一边把铁棍插在了汽车的轮子里。

    “动作娴熟,配合默契,他们是专门抢劫汽车的。”

    木风顿时说道。

    “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敢打我的主意,那就是找死。”

    虎娃顿时就毛了,立马把车门打开走了下去。

    “你们TMD活腻歪了吧,连JB我的车都敢抢,真NMD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把一个蒙面混混手上的铁棍抢了过去,轻轻一用力就给拧成了麻花扔到了一边,然后一脚把他给踢倒在地上。

    整个过程就发生在一瞬间。

    等到旁边的混混们发觉了想要朝着他冲过来的时候,就被他一只手把一个混混的拎着脖子提了起来。

    “TMD,听不懂老子的话啊,都NMB的都老子安静一会,你们老大是谁,立马过来,给JB老子跪下。”

    他立马就霸气的吼道。

    顿时,几个混混都被他给镇住了,带头的那个人顿时就站了出来,看着虎娃说道:“看来你也不是平凡人,报个名号,哥几个给你道个歉,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你看怎么样。”

    他倒是干脆,看出来自己几个人加一起怕是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就想要服软。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柔情月忽然从车上下来了,一脸迷茫的看着几个人问道:“你们想要干什么,怎么围住我们的车啊。”

    她说着,脸上带着胆怯的表情,好像是真的十分害怕一样。

    看到她如此精湛的演技,顿时,虎娃就忍不住笑了。

    只是柔情月边上的混混却没有意识到他在笑什么,反而以为有机可乘,顿时就想要去抓柔情月。

    只是,他当然注定要悲剧。

    他刚刚伸出手,柔情月就动了,一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轻轻一拉一送,伸出脚一提,顿时这个混混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哼,老娘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啊,都TMD给老娘蹲下,给你们五秒,不然的话,那个人就是例子。”

    她彪悍的喊道,用手指着刚刚被他扔出去的那个混混。

    顿时,几个人的眼光都看向了那个混混,只见那个混混的胳膊竟然已经吊了下来,好像断了一样,正趴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胳膊呻吟着,不一会就疼的晕过去了。

    看到他忽然不动了,顿时其他的几个混混都愣住了,很快,就有第一个混混跪了下来,然后其他几个还站着的都跪了下来。

    “好,很好,这才像样,我告诉你们,我没兴趣知道你们是谁,也没兴趣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但是现在,如果你们帮我做一件事情的话,我就放过你们,不然的话,今天你们都不用走了。”

    她冷冰冰的说道。

    顿时,几个混混都忙不迭的点头。

    他们就是想弄点钱,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出这种事情。

    “TMD,真晦气,这么多天都没出事,偏偏今天NMB的出了事情。”

    混混头子不断的在心里暗骂。

    那么想着,嘴上却恭敬的说道:“你说吧,只要你放过我们,我们什么都干。”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他拳头没人家大。

    “很简单,开着你们的车,把你们的人全部拉着,看到那辆面包车了吗,过去把车上的人给我打一顿,你们就没事了,不然的话,我饶不了你们。”

    柔情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着不远处黑暗中的一辆面包车。

    听到她的话,顿时几个混混就有些纠结。

    “怎么,不乐意啊。”

    她顿时就皱眉说道:“看来你们是想要我生气了。”

    看到她恶狠狠的样子,混混头子赶紧摇头,说道:“饶命啊,不是啊,你看,我们六个人,现在都成这副样子了,怎么能是人家的对手啊,再说了,人家那个是大面包,上面能装八九个人啊,万一人家车上的人多的话,那怎么办啊。”

    “这个你不用操心,这几个人的伤,我立马就帮你治好,我也可以告诉你们,那辆车上只有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很厉害,那个厉害的,我会帮你对付,你只用带着你的人把车里其他的两个人打个半死,然后把他们的车给砸了就好,能办到吗。”

    柔情月笑着说道,脸上带着浓浓的讽刺。

    听到这话,混混头子顿时就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干了,这有啥,打架,对我们来说,家常便饭的事情,砸车那也是我们的特长。”

    他很嚣张的说道,然后就发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顿时又低下了头。

    “好,我现在帮你的几个同伴治伤。”

    柔情月说着,就拉着几个混混的胳膊腿运动了起来,几下就把几个人的身体给收拾的好了。

    她早就做好要让他们做苦力的准备,所以出手的时候都很有分寸,只有被虎娃打伤的那个人不好弄,只是帮他活血化瘀,让他能站起来走路。

    “好,这下就没问题了,不就两个人,看我们的吧,兄弟们,上车。”

    混混头子看到自己的兄弟都站起来了,顿时都有了精神,冲着人们喊道。

    很快,几个人就上了车,开着车冲着面包车就冲了过去。

    “师姐,你说这样能行吗,那辆车上可是有一个高手啊,即便是我碰上了都有些麻烦,这几个人,能行吗。”

    木风问道。

    他倒不是担心这几个人的安全,而是有些好奇柔情月为什么要做这种明显没有胜算的事情。

    “高手就不用你担心了,他担心就够了,我相信,那个高手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或者说,死了,是吗,刘秘书。”

    柔情月说着,就腆着笑脸看着虎娃。背后捅刀子,偷袭,暗杀,这不都是你最擅长的事情吗。“

    听到她阴阳怪气的声音,虎娃顿时就有些浑身不舒服,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放心吧,那个人,我没有杀,只是让他晕了过去,我又不是魔鬼。”

    他说着,一脸正气。

    柔情月和木风顿时都用白眼翻了翻他。

    就在这个时候,好戏上演了,几个混混到了面包车前,就好像刚刚大劫他们的车一样,原本的动作再次重复了一遍。

    只是这次不同的是,很快,他们就突破了防线,从车里拉出了两个人打了起来。

    那两个人还有点拳脚功夫,只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五个人压着打了起来,最后,五个人又从车上拉下来了一个昏过去的人,又是噼里啪啦的一阵狂打,然后又从车里拿出了好多录像带之内的东西。

    带头的混混这个时候看了一眼虎娃这边,然后对自己的手下说了几句话,然后把这些东西再次扔进了车里,然后竟然从车的后备箱里拉出了一桶汽油,然后几个混混拿着铁棍把车给砸了个稀巴烂,然后把一桶汽油都浇在了车上,一把火把车给烧了。

    这才冲着虎娃这边点了点头,然后都上了车扬长而去。

    看到这一幕,虎娃顿时笑着说道:“这个家伙做事挺绝的啊。”

    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他完全就当是看了场戏。

    “他比你想的要绝的多,他知道那个昏倒的人是高手,担心人家报复,把人家的琵琶骨给打碎了,还把人家的手腕和脚腕废了。”

    柔情月说道:“这家伙怕是个亡命徒。”

    “还有,车里的东西他什么都没动,显然是担心我们责问,显然,他不想惹事。”

    木风也说道。

    听到他们的话,虎娃顿时一愣,摇摇头说道:“管那干啥,他们死了都不管我的事,又不是我打的人,算了,别说这事了,回家吧。”

    “好吧,我们回。”

    木风说道。

    “我现在几乎可以完全肯定,上官洪峰这次不是你的对手。”

    柔情月说道:“还是那个原因,他要脸,你不要脸。”

    顿时,虎娃就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不会让他好过的,放心吧。”

        “我惦记着他呢,一直都惦记着。”

    他又说道:“即便这次我被他给弄的不得已逃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放过他,我发誓。”

    他说着,然后就笑了,往房子里走去。

    木风和柔情月是一愣,相视一看,都没说话,跟了上去。

    经过了这么一个小插曲,虎娃的心情显然很好。

    “师姐,开下门啊,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找女人了。”

    柔情月的门口,虎娃不断的说着一个又一个誓言。

    他习惯了身边有人陪着,几个女人都走了,身边就剩下一个柔情月了,还把他关在门口不让进去。

    站在他背后,听着他嘴里的一句句话,木风的脑门上已经是冷汗连连了。

    “这个家伙嘴里的誓言就完全是用来哄人的。”

    他心里说道。

    他可以肯定,虎娃刚刚许下的那些誓言,他几乎连其中的一个都无法兑现。

    “咯吱。”

    门开了,柔情月的脑袋探了出来,目光冷冰的看着他说道:“你确定你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

    “师姐,你就让我进去呗,先让我进去,咱们进去了说,好吗。”

    他说着,就赶紧用脚把门给踢住。

    就这么磨啊磨啊,终于磨进了柔情月的房间。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柔情月还是一脸冰冷的看着他问道。

    虎娃顿时脸上就有些尴尬,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咬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道:“咱睡觉好不好,我真的困了,那些话,管他是不是真的啊。”

    看到他这一副没脸没皮的样子,柔情月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可以去选美国总统了,真的,可惜你不是美国公民。”

    她白了他一眼说道。

    “为啥啊,我还能当总统了。”

    虎娃不明白的说道。

    柔情月顿时轻笑,道:“因为想要精选美国总统就必须要说大量的空话,大话,许下无数个自己根本不可能兑现的承诺来争取民心,你很符合啊,脸皮足够厚了。”

    “这样啊,那我的确挺适合的。”

    虎娃立刻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要不,你帮我弄成美国公民,我去选总统呗。“

    对于自己的这个优点,虎娃还是十分明白的。

    “屁,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真不要脸啊。”

    柔情月立刻白了他一眼,往床上走去。今天晚上不许碰我,我嫌你脏。“

    她即便是再能理解虎娃的做法,她也是个女人,而女人,都是记仇的。

    “谢谢师姐夸奖。”

    虎娃先是又贫了一句,这才迎了上去,抓着她的手说道:“我去洗澡还不行啊,我先洗澡,好不好啊,你陪我一起呗。”

    他说着,就一把把柔情月给拉在了怀里,两只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已经游走了起来。

    “坏人,你就不能不欺负我啊。”

    柔情月眼睛里闪过一丝无奈,但最后还是屈服了。

    鸳鸯浴,这是虎娃还从来没体验过的,他洗的是不亦乐乎啊,几乎是在浴室里就把柔情月给弄得脱力了。

    走出浴室的时候,柔情月是躺在他的怀里的,公主抱,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个身上都一丝不挂的话,的确是挺罗曼蒂克的,裸体公主抱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虎娃下身那根竖起的擎天柱彻底的破坏的美感。

    “亲爱的,今天晚上的世界是咱们两个的,我们继续。”

    虎娃说着,就把柔情月往床上一扔,扑了过去,不过却被她躲开了,扑了个空。

    “不要了,我有些难受,也有些困了,不要了,好不好啊。”

    她看着虎娃求饶道:“你还难受的话,不行你出去找女人吧,我批准了。”

    对于虎娃在床事上的强悍,柔情月真的是有些无奈。

    她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身边有那么多女人的话,只是一个女人一直伺候他的话,怕是要么那个女人被弄死,要么他被憋死。

    “那,要不就算了吧,今天晚上好不容易能好好陪陪你,我可不想出去了。”

    虎娃说着,就抱着柔情月把她揽进怀里,只是下身的大家伙却一直在一翘一翘的不肯平息,加上柔情月身上柔软肌肤的刺激,让他难受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传唿机忽然响了,他一愣,顺手拿了过来,就看到上面写着:“出门右拐一百米,车内。”

    看了下传唿号,是个陌生号,虎娃不由一愣。

    “怎么了,谁的传唿啊。”

    柔情月问道。

    “不知道。”

    虎娃摇头。一个陌生号码,让我出去,你说我是出还是不出啊。“

    柔情月顿时就拿过传唿机一看,想了想,然后说道;“去吧,去看看,指不定是你哪个情人呢,这是本市的传唿号,你不是正憋得难受的吗,正好了。”

    “可如果人家是给我下套的呢。”

    虎娃问道,却开始穿衣服了,他还是想去看看。我一个人去,你们都别跟着,即便是炸弹一下也把我炸不死,你们就不一样了。“

    柔情月顿时点点头。

    对虎娃的的身体强度,她是很相信的。

    出了门,按照传唿上的方法走了过去,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停在那里,看到这辆车,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他认得出来,这是副县长吴燕的车,顿时露出狐疑的目光,但还是走了过去。

    刚走到车边上,就看到车窗摇了下来,里面露出一个脑袋,正是吴燕。

    “没打扰到你吧。”

    她笑着问道。

    虎娃摇头,说:“这么晚了,领导有什么事情啊。”

    “还和我贫嘴呢,先别说,先上车吧,放心,我不会把你给卖了的。”

    吴燕说着,虎娃就毫不犹豫的上了车,上了车就看到,车上的确只有吴燕一个人,这才放心了下来,长唿了一口气。

    他不怕受伤,但是并不代表他喜欢受伤啊。

    “我想你了。”

    他坐好,吴燕就回过头,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用力的抓了一下,抚摸了起来。

    虎娃顿时就被刺激起来了,原本还没消下去的火气顿时勐的再次窜了起来,一只手很干脆的就深入了她的衣服里面,抓着她一直饱满挺拔的酥胸就揉了起来。

    “怎么,想和我玩一把车震”

    虎娃嘿嘿笑着说道。

    顿时就招来了吴燕一个白眼。

    “你个不要脸的,就想着这事。”

    她说道,就小声的问虎娃:“你这里安全吗。”

    “安全,放心吧,绝对安全。”

    虎娃立刻说道。

    他没有说,木风一直都在盯着这里。

    “那就好。”

    吴燕说着,脸上就露出了暧昧的笑容,伸手就在虎娃的两腿间抚摸了起来。呀,它都硬起来了啊。“

    她说着,伸手把车窗的帘子给拉住,虎娃也动手,把旁边的帘子和后面的帘子都给拉住。

    这个时候,吴燕已经把虎娃的拉锁给拉开了,大家伙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中,一翘一翘的,好不舒服。

    “来,给舔舔吧。”

    虎娃说着,就把她的脑袋给压了下来。

    这一刻,他不当她是个副县长,只当她是个女人,一个想要靠自己来解决欲望的女人。

    说实话,吴燕身上的皮肤真的不是很好,不过还是比左璐的皮肤要好的多了,虎娃抚摸着并不是很有感觉,不过她的两只庞然大胸的确是让他狠狠的有感觉了。

    吴燕允吸了一会,刚刚把脑袋抬起来,就给虎娃把座椅给放了下去,一把抱了过来。

    “要不我们到车后面去吧,前面太挤了。”

    吴燕立刻说道。

    虎娃却摇摇头。

    “这里更有感觉,放心吧,我有的是力气。”

    他嘿嘿笑着,把吴燕的身子反了过去,让她的屁股对着自己。

    吴燕也不安分,顿时就伸手把自己的裤子脱到了膝盖上,往下坐了下去。

    “啊,慢点,太紧了,腿分不开,有些疼。”

    刚一进去,吴燕就叫了起来,只是这时虎娃正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几乎在处子之身上都没感觉到过的快感,怎么肯放手,顿时就缓缓的运动了起来。

    “这么弄真紧啊,真舒服,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种法子啊。”

    虎娃笑道:“要不要再往里面一点。”

    他说着,就已经挺着腰往上顶,同时把吴燕的屁股往下压。

    “不要,不要,让我缓口气,真的疼,不骗你,真的,疼了,要不我把裤子给脱了吧,这么太不舒服了。”

    她说道。

    虎娃无奈,他也怕吴燕出啥事,明天被人看出来就不好了,于是两个人就你一只手,他一只手艰难的把吴燕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这下,吴燕才好像是鱼游大海了一样,分开两条腿坐在虎娃的身上就大肆的运动了起来,动作是越来越快。

    虎娃也是一样,两只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一直揉着,抓着。

    从外面看,就能看到整个车子正在摇啊摇的,好像是地震了一样。

    约么一个小时后,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吴燕安然的趴在虎娃的怀里,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全部脱光了,一双硕大的胸正好顶在虎娃的胸膛上。

    “你这一对可真大啊,我见过那么多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大,这么白的。”

    虎娃一边感叹着,一边用手狠狠的抓着。

    吴燕媚笑了一下,伸出舌头在他胸前舔着说道:“其实我是好久没碰男人了,不然的话,它们两个肯定更大。”

    “我记得不是几天前我们才在一起了吗。”

    虎娃立刻说道。

    吴燕脸色一红,说道:“那不一样,又不是天天陪着,你也知道,我这身子的火气是比较大。”

    她没有说的是,她现在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用一根萝卜放在自己下面才能睡着,不然的话,总是感觉身子底下少点什么。

    只是萝卜怎么能有男人的家伙舒服啊。

    两个人又缠绵了一会,这才分开了,虎娃回去,吴燕则是开车回家去了。

    看似,一切风平浪静。

    只是,当虎娃回到房间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木风也在后面跟了进来。

    “怎么样,有人跟着没。”

    他立马看着他问道。

    木风说:“有,你玩车震的时候,有几个人一直在不远处看着你这边,好像在监视着一样,是了,我问你,你刚刚有没有泄了身子。”

    虎娃一愣,点了点头。

    “坏了,我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了,那个吴燕,八成是已经被人给控制了,就是为了要拿走你的精华,有了你的精华,他们就能有可能找到你血液的组织构成,天呐,这种事情我怎么就能没想到啊。”

    木风顿时拍着脑袋喊道。

    虎娃则是一脸的淡然。

    “怕什么啊,她本身是白虎,属于至阳至刚的身体,我是九阳之体,我的精华进去了立马就变成了精气,根本不可能保留下来的,至于左晴和左璐两个,也是一样,放心吧。”

    他说道。

    顿时,木风就愣住了,然后点点头。

    这个时候,柔情月也走了过来,直接靠在了虎娃身边,把脑袋枕在了他的大腿上。

    “放心吧,他这个大坏蛋,没人能占他的便宜,只有他占别人的便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早就已经发现有人跟踪了,是吧。”

    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说道:“不然的话,八翼金蝉不是白混了啊。”

    听到这话,木风这才想起,虎娃不是一个人在作战,还有一个八翼金蝉在跟着。

    “嗯,是的,我刚开始就感觉有问题,按说她这么晚了不会来找我的,不过这也说明,上官洪峰忍不住了,他想要动手了。”

    虎娃目光凌厉的说道:“而且,我能肯定的是,今天晚上来的人并不是上官洪峰的人,而是另一波,他们的目的只是得到我的血液样本。”

    “应该是这样的,我得到消息,有一波国外雇佣兵进入了大龙县潜伏了下来,不知所踪,想来就是他们几个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吴燕开着车在县中心的公园里停了下来,她刚刚停车,就有两个男人走了过来,把她给拉了出来,一把男人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往靠在路边的一辆中巴车上走去。

    中巴车上,各种器具云集,很快,吴燕就被放到了一张床上,两个医生模样的人立马就脱了她的裤子,活动了起来。

    “你们答应的我不伤害我的家人的,你们要说话算数啊,不然的话,我死了,你们也不好过,再怎么说,我也是这个县的副县长。

    感受着冰凉的器具进入自己的身体,吴燕顿时就惊慌的说道。

    她是在回家的路上被这几个人给截住绑架了的,他们拍了她的裸照威胁她,让她做这个事情。

    还说如果她不顺从,就要杀了她。

    她这才无奈,答应了,按照她的想法,只是和虎娃去发生点关系,然后把他的精华带回来,很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她发现,事情好像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良久,两个医生停了下来,摇了摇头。

    “还没有,你确定他的精华已经进入你的身体了吗。”

    一个浑身黑色紧身衣,身材高挑,带着蒙面纱的女人顿时就冲着吴燕吼道。

    “我确定,千真万确,我是女人,怎么可能连那个都不知道啊。”

    吴燕立马争辩道。

    女人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那两个女人身上没有,她身上也没有,看来,老大说的对,只有纯阴之体的女孩才能够留下他的精华,这个女人是白虎,天生至阳至刚,哎,算了,放了她,让她回去吧。”

    她叹了口气说道。

    “大姐,这个女人的身体真诱人啊,我们哥几个能不能,嘿嘿。”

    旁边的两个男人顿时就说道。

    两个医生也有些冲动了,白虎,本身就是诱惑。

    “哼,有点出息行不行啊,万一她的身子坏了,我们肯定要暴露。”

    她说着,却忽然改口了。你们可以弄,但是,要当着我的面来,而且,你们四个,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开始吧。“

    说着,女人就带着笑容看着眼前的景象。

    听到她的话,顿时几个男人都冲动了。

    “我先来。”

    那两个医生的一个本来就站在吴燕两腿分开的位置,顿时就脱了裤子进入了。

    吴燕本来想反抗一下的,但是看到他的东西,顿时就连反抗的兴趣都没了。

    和虎娃的比,这个男人的家伙简直就是蚯蚓,进入她身体她根本就没多少快感。

    四个男人轮流下来,她也没有多少快感,起来擦干净身子,穿上衣服,很淡然的看着几个男人伸手:“这下可以把照片给我了吧,我对你们来说已经没什么利用的价值了,不要逼我鱼死网破。”

    她现在是因为绝望所以淡然了。

    几个男人顿时一愣,都看向了旁边的女人。

    “给她,她说的对,只是你要记住了,从现在起,你没见过我们。”

    她冷冰的说道。

    “好。”

    吴燕点头。

    然后一个男人就拿了两个胶卷递给了她。

    “还有一个。”

    她顿时问道。

    男人一愣,看了看女人,再次拿了一个胶卷递给了她。

    吴燕拿上了胶卷,这才转身下车,上了自己的车,开出去了好久,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趴在方向盘上愣愣的发呆。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终究成为了一个此生难以忘记的伤痛。

    “我艹,他们带头的是个娘们。”

    虎娃忽然吼道。

    柔情月和木风都愣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啊。”

    他们两个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当然是小金的功劳了,它刚刚在吴燕身上留了点东西,现在起作用了。”

    说完,他的脸色就有些感叹。

    “你放心吧,那四个男人,我一定帮你杀了。”

    他目光冰冷的说道:“女人,我等你来找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