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丰华浮沈0106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0:32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9-7 08:55 编辑

     赤县之州大陆之上,中土为东夏人所佔据,勤耕作,擅蚕桑,知诗书,行礼

    仪,所据有之土地为大陆最为肥美之地,号为美夏丽土。

    东夏此时的朝代是150年前由那陈恆平建立的大吴王朝,陈恆平统一了十

    几个分裂诸国,使得四海混一,也便成了夏人的一代圣君。

    这陈恆平虽在马上得天下,可却知道不能马上治天下,想着万民安居乐业,

    非得那读书人当官施政才可,所以开科举,举贤士,重那礼乐诗书的才子,一时

    间夏人们纷纷视读书科进方是正路,其馀皆为末枝也。

    陈恆平死后,身后的皇帝倒也算勤于庙堂,延续着开言纳士,书香传递的风

    气,只是承平久了,内地夏人久不知兵,偏偏这北面兴起的鞑靼人开始屡屡南犯。

    说起这狼靼人,据传说本是草原一个小部落的王子被人家灭族,不满週岁的

    小王子被仇家刖去双脚后抛落在狼群出沒的地方,指望着被那群狼吃了,不像一

    个母狼将王子叼了回去后悉心抚养,做自己亲崽一般,王子长大后与那母狼交合,

    生下了12个儿子,这12个儿子日后长得各个身强体壮,统领一部何为一力,

    灭了仇家,成了狼鞑12部,这狼鞑12部本在草原间相处的久了,狼性未泯,

    互自攻伐,夏人王朝用着权谋挑拨教唆,驱虎吞狼,倒也自得太平,只是在那大

    吴王朝传到第九代宣宗陈桓钊的时候,这大官家只是知道吃喝玩乐,全然不不知

    狼鞑人在一个大英雄赤灭里的带领下早就混一起来,等着对外霍霍磨刀,垂涎着

    这富庶的东夏之地。

    这宣宗在狼鞑统一的第三年便死在了宠妃的肚皮上,留下了一个比他还纨裤

    无能的儿子陈子业,这个就是被大吴的第十代皇帝,日后被称之为哀宗。

    宁平十一年的腊月。

    陈桓钊在极度兴奋中死在了自己宠妃柳月奴的肚皮上,结束了自己享盡荣华

    富贵的一生。

    朝廷的礼法按部就班的行进着,大行皇帝发送,祭奠灵枢,安葬,皇帝权力

    的交接棒,终于落到了那个在自己父亲灵堂前搂着宫嫔饮酒作乐的陈子业手里。

    车轮吱呀呀的晃动着,马车上隐隐约约透露着女子的媚喘声,如果这时候有

    人斗胆撩开车帷的话,就会看到一个面容精緻娇美的少女,微微颤抖者晶莹剔透

    的雪白娇躯狗爬在一个男人身前,摇着柳腰,在不停的用蜜穴吞吐着正惬意靠在

    软枕上那个男人的粗大肉棒。

    「啊……陛……陛下……奴婢……奴婢要不行了……」

    「若香,你还想当朕的淑妃么想的话就快一点啊。」

    男子淫笑着看着眼前的美少女柔软无力的摆着翘臀,卖力的带动蜜穴套弄自

    己的肉棒,此女名叫秦若香,是当初自己还是东宫时候去江南时候,自己的异母

    弟江南王陈子中送于自己的,陈子中的母亲本是父亲的宠妃潘玉云,这潘玉云入

    宫之后陈子业的生母刘皇后便失宠,怨恨之情少不得让陈子业知晓,陈子业替母

    洩愤,也沒少为难这个江南王小弟弟,所以在潘玉云授意下,陈子中一贯讨好东

    宫,这个美女便是3年前那次代表父亲巡视江南的收穫。

    第一次见到此女时秦若香还不过是一个16岁的含苞少女,但也是一双美目

    顾盼生的不少流彩飞扬,肤若凝脂又含着百种风流,柔姿生媚,长腿依依,瑶鼻

    皱挺,樱唇稍抿,不语之时便已是迷人神嘴,檀口弄箫,舞步轻盈,书画棋艺,

    歌舞曲杂又无所不通,加上床上曲意迎逢,婉转献媚,直迷得陈子业夜夜春宵苦

    短,不肯将美人离怀。不过也因此东宫对待江南王的态度也缓和不少,直至登基。

    经过这两年陈子业的悉心浇灌,此时秦若香原本还略显青涩的肉体已经出落

    的愈发诱人,此时不停扭动的柳腰下是沒有一丝赘肉的平坦小腹,那双玉腿弯曲,

    跪在陈子业身前,随着小嘴咿咿呀呀的哼淫声,带着娇躯前后驱动,让陈子业可

    以毫不费力的享受自己膣内的紧凑包夹。

    「陛……陛下……香奴……真的不行了……请陛下……恩准……」

    秦若香吐着粉红娇媚的小舌,扭过头可怜的看着陈子业,希望他能怜悯自己,

    早点将精华射进去,不让自己如此在临近高潮的天堂地狱之间受到百般折磨。

    看着长及腰部的黑色秀髮散落在秦若香那两只大奶球的两侧,陈子业淫笑了

    一声,忽然向前一个倾身,压在了美少女的光滑美背上,一伸手直接抓住那在半

    空中摇曳的大奶子,玉脂温凉的细腻乳肉的触感充盈在手中,让陈子业情不自禁

    的用起力气揉捏起来。

    胸前的奶子被身上的男人抓住玩弄倒还算了,随着陈子业前倾身体,那根硕

    大肉棒却又向内挺进了七八分,龟头的沟颈鼓冠区似乎都已经顶入子宫颈口处,

    让秦若香粉白的额头上又冒出阵阵香汗,幽黑的眸子向上少少泛起,身体开始如

    触电般微微动抖动起来。

    「陛……陛下……奴婢……真的……不行了……啊……啊……啊……」

    一连串的高亢吟泣,秦若香的小手抓着车里的软埝,在陈子业的连续抽插下,

    首先交出了身子,子宫口泻出了一大股的蜜液,浇在了仍旧不知疲倦还在抽插自

    己蜜道的陈子业的肉棒上……

    「哼,沒用的贱奴……」

    大概是不满意秦若香居然自己先到了高潮,陈子业直起身,保持着交合的样

    子,擡起手狠狠的连拍了几下在秦若香的雪臀上。

    「啊……皇上……请……饶了……奴婢吧……」

    其实彼时陈子业还未举行登基大典,秦若香服侍陈子业2年半,深知他日思

    慕想的便是大位,所以即便还未正式登基,床笫厮磨之间秦若香便早就用皇帝称

    唿了。

    陈子业心里被美少女的媚声讨饶激起了施虐之心,看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在面

    前狗爬着任凭玩弄的模样,陈子业心头一阵膨胀,刚想拉起秦若香继续操弄之时,

    不想马车忽然停住,外面小黄门轻敲了几下车门小声请示道

    「陛下,御史中丞沈约,太常卿司马度求见。」

    太常卿掌管宗庙,按照大吴法度,大行皇帝的安葬之礼是由他安排的,御史

    中丞则为弹劾百官,监督大小臣工,虽然只是第四品,却能震慑朝野,纠弹风纪。

    两者皆是朝廷要职。

    正在兴头上不满意被人打断,陈子业厌恶的隔着车帷瞟了小黄门一眼,不过

    却也不好发作,沈约和司马度都是宣宗倚重的重臣,尤其沈家与司马家都是大吴

    世袭门阀,歷代皇帝都要尊之上宾,还未完全登上皇帝宝座的陈子业当然也不能

    在这时候就拒而不见,只好悻悻的轻声道

    「让他们过来,就在这说吧」

    小黄门轻诺了一声便下去传令,陈子业重新半靠在软埝上,拉起秦若香的黑

    长秀髮,让那张媚脸朝向自己胯下,示意美少女性奴张开小嘴,直接压住翘首,

    让肉棒直直的插入美少女的檀口之中,深及喉道。

    被陈子业的肉棒佔据了整个檀口和喉头,秦若香又不敢大声咳嗽生怕外人听

    见,只好小声低吟着用舌头慢慢的一面轻轻的舔着小嘴里的还带着自己蜜液的肉

    棒,用喉头蠕动慢慢取悦陈子业,一面调整唿吸,让瑶鼻多吸进几口气,免得呛

    出声来。

    「陛下,御史中丞大人,太常卿大人到。」

    陈子业听到小黄门略显尖锐的声音,便慢慢打开车帷的小窗,侧过身子看向

    了外面

    「沈卿家,司马卿家,何事找朕」

    由于小窗颇高,而马车本身便高大,所以沈约,司马度二人并未发觉车内还

    有一妙龄少女在陈子业胯间吞吐肉棒,只是看到陈子业放浪不羁的样子,沈约还

    是皱皱眉头,弯腰作揖之后答道

    「殿下,大行皇帝陛下还未安寝宗庙,请殿下节制。」

    陈子业听到沈约沒有称唿自己为陛下而还是按照东宫旧称便已经心生不悦,

    不过毕竟自己还未正式登基,沈约又是重臣自己不便早早交恶,只好哼笑一声,

    并不说话。

    胯间秦若香的小嘴渐渐适应了肉棒的膨胀,慢慢的开始娇唇吐着热气轻轻吸

    允起龟头鼓冠区,灵巧的美舌也随着喉头的蠕动挑弄着敏感位,这让陈子业不经

    意间嘴角露出呻吟之声

    本来气氛就略显尴尬,陈子业这一怪声,司马度与沈约似乎都已猜出车内的

    玄机,为人圆滑的司马度还好,沈约已经脸色煞白,刚想张口却被司马度悄悄拽

    了拽衣角,打住了。

    「陛下,大行皇帝发送的时辰已经选好……」

    「啊,这件事就交由司马卿家处理好了……」

    「是……」

    「殿下,登基大典尚未举行,便任命宋松为侍中恐怕不妥吧,此人一贯声名

    狼藉,将……」

    宋松是自己太子妃宋婉玉的亲弟弟,为人与陈子业一样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无

    所不通,此次登基之前凭借宋婉玉床底献媚得的侍中官职,朝野上下听到风声早

    已不满,所以作为弹劾百官的沈约便此次头一个站出来亲自向陈子业提出反对。

    「啊,这件事啊……好了,沈卿家,朕已经知道了,此事子虚乌有,卿家多

    虑了……」

    一心沈醉在秦若香小嘴越来越勤奋的温柔包裹舔舐下,陈子业似乎对沈约的

    话也沒什么耐心,摆摆手打断了他。

    「殿下……」

    「好了,沒什么事就到这吧,什么事等父皇安葬了之后再说。」

    沈约还要在辩不想已经被司马度拽着衣角强行拦下,看到沈约一时间不语,

    陈子业也不愿意多费力气,拉下车窗,便再也不管车外了。

    「子章,你总打断我到底为何东宫任职非人如不强谏日后必生弊端。」

    「文鼎兄,那宋松乃是太子妃的弟弟,那可如此容易便可让东宫改变主意。」

    「这我知道……可是……」

    「文鼎兄,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且听我道来……」

    沈约疑惑的看着司马度,他搞不清楚一贯和他站在一个立场的这个已经与沈

    家联姻三代的亲家公是什么意思,不过也只能附耳过去,听司马度嗫声说着什么

    ……

    「哼,几个老腐朽,居然如此不识时务。」

    大概被打扰颇长时间有些不满,陈子业洩愤一样的开始用力顶起了胯下美女

    的小嘴,发洩着对刚才沈约还称唿自己为殿下的不满。

    忽然遭到暴虐的肉棒冲击檀口,让秦若香有些措手不及,雪白的小手紧抓着

    车上的软埝,努力撑起翘首扬起,承受着肉棒一次赛一次勐烈的重插。

    喉头被动的蠕动,随着自己的抽插似乎越箍越紧,灵巧的美舌也不住的捲着

    棒身刺激自己,两手固定住秦若香的翘首,看着自己的肉棒在红嫩的娇唇间进出,

    忽然腰间一紧,陈子业低吼着将肉棒抽出,让精华盡数的浇在了胯下美少女性奴

    的雪颜上……

    十五日后,宣宗安葬,登基大典之后,陈子业颁布了册封诏书里,宋松还是

    被任命为侍中,看着沈约在殿下气的那几根老鬍子直翘的模样,陈子业到现在回

    到寝宫丰华殿还是忍不住的在笑。

    「陛下,何事如此开心」

    一声清脆的银铃声,陈子业转过头去,一个倩丽的身影,果然是皇后宋婉玉

    的媚脸在等着自己。

    「婉玉,今天殿上你真应去看看,那沈约老贼知道宋松当了侍中后的气得发

    紫的苦瓜脸,哈哈哈哈。」

    接着宫女的宽衣换上便装的功夫,陈子业将今日殿上之事慢慢说与了皇后。

    宋婉玉抿着小嘴附和起陈子业娇笑着,今年不过二十几岁的皇后的绝美容颜

    让陈子业倒有些看呆了,最初刚刚成为东宫的时候,因为整日与嫔妾厮混,一听

    到父皇要给自己主持婚事还有些不乐意,不过待到大婚当天晚上,摸着宋婉玉那

    宛若无骨的小手的时候,当看着玉质凝脂的洁白娇躯慢慢裸现在身前的时候,当

    肉棒进入那紧凑的桃源水洞的时候,陈子业早已忘记最初的不愿,反而出生以来

    除了册封东宫之外第一次感激起父皇的决定。

    不顾一旁的宫女,陈子业上前一步搂过皇后的温香的躯体,大手直接拦住那

    宽纤腰,将大嘴封住了那张娇媚的樱唇,让丰华殿内一时间充盈着皇后的媚喘低

    吟。

    「唔……唔……嗯……啊……」

    一阵深吻两人才分开双唇,意识到旁边还有宫女看着的时候宋婉玉粉腮登时

    涌上一阵秀红,大眼睛带着嗔怪说道

    「皇上真是的,还有人还看着呢。」

    「朕与婉玉伉俪情深,朕为天下之父,卿为天下之母,父母举案齐眉,何须

    避嫌家人啊。」

    听着陈子业的歪理,宋婉玉也不好反驳,只是大眼睛假意生气的瞟了一眼之

    后便不再说话,被皇后这个媚态弄得心里一动,陈子业带着少许粗喘直接大手上

    提,隔着金丝凤袍摸上了宋婉玉一只硕大浑圆的奶子上。

    「啊……皇……皇上……不……不要……」

    敏感的奶球被陈子业捏在手里肆意玩弄,让宋婉玉的娇躯升起一股怪怪的燥

    热,粉脸涨得通红,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张着小嘴,微微凸出粉舌,颤音

    祈求陈子业高擡贵手。

    正玩着婉玉那颗软腻的乳球,陈子业当然不会就此放手,不过正在兴头上的

    时候,一个小黄门的尖锐唤声还是扰他的兴致

    「皇上,太常寺卿司马度求见。」

    心头一阵不悦,陈子业扫兴的放开了已经吐息慌乱的皇后的那只奶球,也不

    知最近怎么了,似乎一在兴致上,司马度或者沈约这两个老贼就来打扰自己,真

    是灾星一般。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叫司马度候着吧。」

    烦归烦,司马家乃是大吴朝开国功臣之一,祖上司马殷本是前朝的襄州刺史,

    手握重兵,却在陈氏起兵后望风而降,乃是最早从龙的实权人物之一,故而陈家

    一直对司马氏宠爱有加,不仅有好几个个皇妃出自司马氏,也有不少公主下配与

    司马氏,故而吴朝有句名言,陈与司马将天下,沈王许宋筑丰华,指皇室与司马

    氏共同主宰天下,而沈家,王家,许家,宋家则一起筑造这丰华大殿,暗指这四

    家也是吴朝的派阀世家。

    披上龙袍,陈子业只能抱歉的向着宋婉玉笑笑,便被宫女和小黄们引去了东

    华阁,那是皇帝日常办公的地方。

    东华阁并不算一个大殿,早先不过是皇帝的书房,不过从吴朝第二个皇帝陈

    厚照开始,在这里接见有要事禀奏的重臣变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所以自那以后,

    吴朝皇帝如果在退朝之后总会来这里批阅奏折,接见朝臣。

    「司马卿家,何事不能等明日上朝再说」

    一进入东华阁,陈子业就颇有些不满的问向司马度。

    「皇上,老臣今日所来只是进献药方」

    「药方」

    「老臣近日闻得皇上脾气虚燥,食不甘味,甚是担忧,所以托人四处打探,

    终于觅得一剂良方,近日进献」

    司马度低着头示意了一下陈子业这才发现角落里早已多出一处大箱子,不过

    由于放在门边上,所以不注意的话还真不容易发现。

    「啊,卿的忠心朕知道了……」

    看着陈子业不冷不热的答应了一声,司马度也知道陈子业并不怎么喜欢药材,

    不过他并沒有多说话,只是叩谢了陈子业之后便托词退下,这倒让陈子业有些意

    外,往日里谈起国事,最繁缛的便是沈约与司马度,近日这老贼倒是识趣,竟然

    在自己厌烦之前便走了。

    本来想着还去皇后那继续刚才的风流,不过看了看那箱药材,陈子业倒来了

    兴趣,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装了这许多

    想了想倒觉得越来越奇怪,总觉得不会如此简单,屏退了一旁的小黄门与宫

    女,只留下陈子业一人的东华阁里,静的几乎连他自己的唿吸都听得见。

    慢慢踱向了那个箱子,陈子业左右看了看,似乎沒什么玄机,不过箱盖子倒

    是活的,陈子业看了看,还是一把掀开了盖子,登时唿吸几乎都要定住了。

    硕大的箱子内,是一具洁白耀眼的雪白女体和一绺长及腰部的乌黑秀髮遮掩

    住的雪颜侧脸,大概意识到有人大概了盖子,箱子里的裸女直起腰在箱子里坐起

    来,擡起小手拨开了脸上的秀髮,露出了本来精緻秀雅的一张媚脸。

    大概在箱子里久了,还未适应外面的光缐,少女的大眼睛咪成一条直缐,过

    了好一小会才渐渐睁开,看到了眼前一个穿龙袍的男人,赶忙跪坐在箱子里拜礼

    「贱奴司马雪瞳,参见皇上。」

    「你……你是……」

    「皇上,奴婢即使司马大人献给皇上的药材。」

    错愕的陈子业还是沒反应过来,直到少女轻启朱唇,将原由娓娓道来。

    原来这司马雪瞳本是犯官之女年幼便被卖到教坊司训调,待日后成为官妓服

    侍权贵,不过所幸被少府也就是司马度的弟弟司马衡看中买下,三个月前苦苦思

    索如何对付因为皇后宋婉玉得宠而权势滔天的宋家的司马度偶然看中,花了大力

    气才说服弟弟司马衡从哪里得来继续悉心调教,觅机进献。

    「太常寺大人待奴婢视如己出,现已认奴婢为义女,取名为司马雪瞳,太常

    寺大人知晓皇上今日龙体不适,心急如焚,所以才将奴婢进献皇上,希望皇上龙

    体万安。」

    看着少女口若含贝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吐着悦耳的媚声,陈子业除了司马雪瞳

    这个名字之外一个字都沒听进去,只顾着盯着双暗色眼瞳的美目,那微微皱起的

    挺巧秀鼻,那弯翘可爱的小嘴,那玉白瓷一般的肌肤,还有双随着浅浅唿吸上下

    微微颤抖的大奶子,尽管婉玉的那对雪白奶球已经是极品了,但是在雪瞳修长美

    腿和纤腰的衬托下,那对大奶子应该比皇后还要大吧。

    「皇上……皇上」

    看到自己说了半天陈子业毫无动静,司马雪瞳还以为陈子业有些不太满意自

    己的姿色,开始小心翼翼的轻唤起了陈子业。

    看着美少女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己,陈子业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上

    前一把摁住司马雪瞳的翘首,从龙袍里掏出肉棒,直接插入了那张小嘴里。

    「唔……」

    忽然被皇帝粗暴的按住脑袋,而后又是带着一股雄性气味的阳具插入嘴里,

    司马雪瞳大眼睛有些痛苦的咪紧,不过这三个月在司马度刻意训练了不少服侍男

    人的方法,司马雪瞳一面用小手扶住陈子业的大腿,一面收紧雪腮,回忆起调教

    的内容,开始主动运动翘首前后起伏取悦起陈子业来。

    收紧的雪腮让樱唇含住龟头的颈冠区,灵巧的粉舌舌尖不住灵巧的挑拨含入

    的肉棒部分,大眼睛偷偷观察着陈子业的表情,不过挑逗了允吸了十几下,聪颖

    的司马雪瞳就大概猜透了陈子业的敏感部分,开始有意识地让进更多的棒身,主

    动让肉棒龟头进入紧窄的食道内,用细软的喉肉埝住龟头,不住的蠕动,刺激着

    口腔内的肉棒膨胀。

    被司马雪瞳仔细裹吸了几十下,那根巨物已经完全撑到了极限,陈子业忍住

    要射精的冲动,把住胯下美少女的翘首,将肉棒从那樱口中抽将出来,看着自己

    龟头口处还与雪瞳的红嫩娇唇连着雪白的晶莹丝缐,陈子业再也忍不住,将司马

    雪瞳雪白赤裸的娇躯擡出来,反摁在东华阁的缓台上,让美少女狗爬在上面,两

    只雪手反握住自己的脚踝,保持这个别扭的姿势,把住雪瞳的美臀,陈子业将肉

    棒迫不急的抵了进去,扑哧一声闷哼,肉棒直直的插入了美少女的处子穴中。

    「啊……」

    空旷的东华阁内,响起了美少女被破处之后的凄凉媚吟声。

    早已被司马雪瞳裸白的身体迷得神魂颠倒的陈子业沒了往日玩弄后宫滕妾的

    悠悠自在,只知道瞪着眼睛,拼命地催动肉棒,狠命的佔有眼前的新收美奴。

    噼啪噼啪的肉体交合声配上司马雪瞳的浪叫,让东华阁内响起的是大吴王朝

    之前200年歷史上不曾有过的记录,陈子业是第一个在东华阁里白昼便和性奴

    交合的皇帝,即便是他声色犬马的父亲,也从未做过如此荒唐的事情。

    肆意玩弄胯下美少女的支配欲刺激着快感在陈子业的内心膨胀到说不出的大,

    雪瞳的肉户内犹如有生命一般自顾自的承受着他暴虐的冲击,子宫颈口开始不住

    的含着偶尔进入的龟头允吸着,每一次都带给自己想要肆意喷射的冲动。

    终于再也按耐不住,这位刚刚登基不过数天的大吴皇帝怒吼一声,在司马雪

    瞳的哭泣呻吟声中,将浓精盡情的射入了美少女性奴的子宫中……

    御史中丞府内。

    「子章,此计真的可行」

    「文鼎兄,宋婉玉迷惑主上,你我即便死谏,陈子业断然也不会正眼一看,

    除了白白折杀我等性命外于事无补,君上昏庸,莫不如以毒攻毒,献上美女争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是……」

    「即便陈子业那庸君不肯专宠司马雪瞳,宫中也算有了我等耳目,也好过现

    在百倍。」

    「唉,北族窥视中原已久,君上却如此昏聩,只知道迷恋宋婉玉,秦若香这

    些祸水……我大吴200年的基业,可不能断然毁在我等手里啊……」

    沈约的长叹让一向圆滑的司马度也无从驳斥,只能跟着叹息一声,夜晚的烛

    火,随着这两声跳动的似乎也变得愈发惊颤,放佛要随时熄灭一般……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