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豌豆公主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0:38   


    无所获地回家以后,母亲为他举办舞会,邀请各国的公主们来参加。可是他看了灰姑娘的故事,每当心仪的公主参加完舞会准备回家时,他总要追上去脱人家的鞋,于是又被称做了「恋足变态」,把公主们都吓跑了。『从此以后,我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说他再也不相信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了,认为所有来城堡做客的女孩,都是想嫁给他的假公主。』 两个女孩为可怜的王子唏嘘不已。『说说你吧,』内内问道,『你是怎幺来这里的?』 『我跟着马戏团巡回演出,遇到暴风雨,和马戏团失散了。』 『马戏团?』 『对,巴比利的马戏团。』 『巴比利是谁?』 『巴比利就是爸爸,他是波森霍芬的国王。』茜茜眉飞色舞地说,『我们波森霍芬依山傍水,到处都是树林。巴比利天天带我们骑马,打猎,钓鱼,去树林享受大自然,日子过得可开心啦。』 『你的巴比利真了不起。』 『是啊,巴比利还说,女孩子也需要外出走走,增长见识,所以我就隐姓埋名跟着他的马戏团周游世界。』 『真羡慕你可以到处旅行。』内内悠然道。『你也可以啊。』 『可是,我需要旅伴,我们家可没有马戏团陪着我。』 『那你跟我一起走吧。』茜茜热情地邀请,『我正赶回家参加我姐姐的婚礼, 你也一起去当伴娘吧。』 『那可太好了,婚礼一定很热闹吧?』 『那是一定的,好多国家的王子公主们都会出席,』茜茜怂恿道,『把你哥也一起带上,没准他能找到心上人呢。』 『这是个好主意,』内内点头赞同,『对了,你在波森霍芬有没有喜欢的男孩?』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两个女孩安静了下来。内内梳理好了茜茜的长发,编成辫子盘在头上挽了个好看的发髻。她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内衣和鞋袜,又给茜茜挑选了一件玫瑰色的连衣裙。茜茜换上红裙,觉得可爱而低调,典雅而休闲,满意极了。两位公主手拉手来到餐厅,和王后王子一起 坐下,仆人端上了丰盛的晚餐。茜茜礼貌地感谢王后一家的盛情款待,餐桌上的气氛一度十分和谐。『巴伐利亚的波森霍芬王国?』索菲王后回忆道,『我知道那个地方,还曾经和他们的马克斯王子有过一面之缘。』 『您认识巴比利?』茜茜高兴地说,『他现在是国王了。』 『巴比利就是爸爸的意思,』内内插嘴道,『原来您还认识茜茜的父王,那我能跟茜茜去波森霍芬玩吗?』 王后没有理她,问茜茜道:『那幺,你为什幺孤身一人来到这里?』 『我是和我的马戏团一起来的,暴风雨中走散了。』 『马戏团?』 『茜茜的巴比利组织的马戏团,』内内说道,『他们周游世界,到处演出, 可有意思了。』 『原来你是个马戏演员,』弗兰茨王子突然开口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公主呢。』 『她的确是公主,』内内解释道,『只是跟着马戏团一起旅游。』 『如何证明?』鸵鸟王子不肯相信。『难道她自己的话还不能证明幺?』内内不高兴了。『我亲爱的妹妹,你还年轻不懂事,』王子摇头道,『我们伊什尔的大街上, 到处都是假冒公主的女孩,想要嫁给你哥哥。可是你哥哥我,只能娶一位真正的公主。』 茜茜皱起了眉头,一双好看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弗兰茨王子。弗兰茨根本不敢看他,自顾自跟自家妹妹说:『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公主凤毛麟角,不是那幺容易找的。比如昨天来的那个女孩,走路外八字跟个螃蟹似的; 上星期的那个女孩,一走起来就风骚地扭屁股,她们怎幺可能是真正的公主呢。』 这时候,仆人端上一盘烤白肠,暂时打断了餐桌上的话题。『啊,我最喜欢的烤白肠。』内内喜上眉梢,伸手从盘子里抓起一根白肠就往嘴里送。『快放下,』王后斥道,『你是公主,吃饭怎幺可以随便用手抓。』 茜茜朝内内眨眨眼,不动声色的把刚伸出去的爪子缩回来,举起了刀叉。『一个真正的公主,』王后继续刚才的公主话题,『皮肤娇嫩,柔若无骨 我,羞辱我们伊什尔王国吧?』 雨还敲打着窗户,茜茜别无选择,郁闷地说道:『我很荣幸。』 『很好,』王后答道,『祝你睡个好觉,我们明早见。』 王后走后,茜茜楞楞地盯着床山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脱掉玫瑰礼服,换上一件干净的白色纯棉睡袍。她检查了一下梯子,轻轻一推,摇摇晃晃很不稳定的样子。『本公主殿下会骑马会打猎,会在钢丝绳上跳舞,还怕区区扶梯不成。』茜茜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沿着扶梯颤颤巍巍往上爬。『耶,成功登顶。』茜茜爬到床顶,得意地比了个V字手势,一猫腰,滚到了床上。『啊,救命啊。』只听一声惨叫,床上的茜茜不见了,她身下一空,直接做自由落体运动,深深陷在了软软的羽绒被和床垫中。『偶卖糕的。』茜茜喃喃自语。她挣扎地张开四肢,掌握平衡稳住重心,在床上拳打脚踢,脚终于勾到了床边的梯子。又经过了几分钟的努力,她总算回到了梯子上,然后安全落地。茜茜看了看不可征服的高峰,挠了挠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端起蜡烛, 打开房门,看看四下无人,光着脚穿过走廊,去敲对面内内的房门。几秒钟后,睡眼惺忪的内内打开了房门,『茜茜?你怎幺了?』 茜茜急匆匆地说:『我能进来和你一起睡吗?』 内内没问为什幺,她嘻嘻一笑,抓起茜茜的手,把她拉进了房间。她把茜茜的蜡烛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拉开被子,两人一起爬上床钻进了被窝。『天哪,你的手可真凉,在门外冻坏了吧。』内内揉着茜茜的手臂,说道。两人面对面躺着,茜茜发现自己心跳得厉害。内内继续搓着茜茜的手臂给她取暖,『你手臂上的肌肉真结实,对于女孩子来说。』 『我在家天天运动的,尤其是骑马,对塑造身材最有好处了。』 『我去你家,你能教我吗?』 『当然没问题。』茜茜喜欢内内的手指抚摸她手臂的感觉。她喜欢这个女孩的气味,像香草和松树。茜茜大着胆子,把空着的那只手放到了内内的臀部凹进腰 去, 不让她轻易得手。茜茜心头的火焰越烧越旺,窗外的暴风雨都无法浇灭。『你以前做过这种事吗?』茜茜问。『我从十六岁开始就和女仆做这些啦。』内内说着,把头埋进茜茜的胸脯, 交替吸吮她的乳头。『你的乳头真棒,又大又挺,』内内说道,『所以我送你那件玫瑰色的裙子,式样和颜色可以掩护住明显的凸起,只有我却能清楚地看见。』 内内离开了茜茜的胸脯,嘴唇往下探索。茜茜张开双腿,内内却只在茜茜的芳草地边缘舔了一口,稍沾即走,越过敏感部位,去吻茜茜的大腿。茜茜不乐意了,扭动屁股去迎接内内的嘴唇。内内的舌头在茜茜的大腿根部画了几个圈,然后像盖图章一样重重吻了上去,用力吮吸。茜茜像被雷打中一样直挺挺躺回了床上,双拳紧握,脚尖绷直,长长地呻吟了一声。内内开始摆弄茜茜柔软茂盛的芳草地,用修长纤细的手指把阴毛梳理整齐, 先梳了个中分,再换了个侧分,想了一想,把阴阜上面的一小撮阴毛往下梳了个刘海,这才满意地叹口气,羡慕地说道:『你的阴毛长得真好看,我下面就什幺也长不出来。』茜茜闭着眼睛『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内内的嘴唇像小鸟进食一样小口小口啄着茜茜的敏感地带,等到露水打湿了树丛,伸出舌头,长驱直入,穿透了茜茜的身体。当内内的舌头撤出时,茜茜奋力挺起臀部追随,却还是摔了下去,无力地瘫在了床上。『你的味道比辛蒂好得多。』内内说。『我是个公主,』茜茜气喘吁吁地说,『我的小妹妹像蜜糖一样甜。』 内内咯咯的笑,手指逗弄着黏糊糊的蜜糖,『我最喜欢吃糖了。』 她的舌头又开始工作,找到了共鸣的节奏,用胳膊抱起茜茜的大腿,扛到肩膀上,跟随茜茜臀部的晃动一起摇摆。茜茜咬着嘴唇,无法抑制自己的呻吟。内内热切的舌头到处游动,有时甚至离开蜜糖去舔一下茜茜的手指,最后停留在才露尖尖角的小豌豆上。内内的舌头在小豌豆上画着圈圈,力量和速度越来越快,小豌豆在耕耘下成长起来,很快就含苞欲放。茜茜把手放进自己的嘴 里,吮吸手指试图保持沉默, 然而在内内的刺激下,很快呼啸着进入了高潮,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飘到了空中, 激情在整个城堡内盘旋。当她从空中回到床上时,内内用柔软细致的舌头清洗她融化了的蜜糖,然后吻她的嘴。茜茜觉得甜甜的,咸咸的,小鹿身上麝香的味道。『原来我自己的味道是这样的,』茜茜很不公主地吧唧吧唧嘴,『现在我想品尝品尝你的味道。』 『是,殿下。』内内很顺从地答应了。茜茜翻身把内内压到身下,分开了内内的双腿,发现内内的大腿丰满柔嫩, 圆滚滚的屁股果然比自己的大多了。她的阴阜鼓涨高耸,阴唇肥厚,粉嫩粉嫩的没有一丝毛发,像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茜茜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唾沫,一口咬了下去。内内的屁股在她的嘴上晃动,茜茜的舌头有些笨拙不听使唤,内内只好自力更生。或许这正是她需要的,她的臀部开始抽搐。茜茜用手指轻抚蜜桃,使之膨胀的更加厉害。茜茜的努力工作下,内内知道高潮来临了,她抬起屁股,坚硬饱满的豌豆贴紧茜茜的嘴唇,臀部轻摇,嘴里发出长长的呻吟,婉转缠绵,任由高潮冲刷着自己的身体。潮退之后,两个公主再次钻到被窝底下,搂抱着亲吻。茜茜腾出一只手,大胆地抚摸内内的胸脯。『我们明天一早就一起回波森霍芬,』茜茜说道,『然后我们结婚吧。』 『结婚?你和我?』 『没错。』 『我母亲会给气疯的。』 『不会的,她想找一个王国联姻,把你嫁到波森霍芬,也是一样的。』 『可是,我们都是女人啊,女人和女人也能结婚?』 『那当然,我们那里完全没有问题的。我跟你说的我姐姐的婚礼,和她结婚的,就是萨克森王国的公主。』 『那可真是太好了,你们那里的人,胆子真大。』 茜茜在昏暗的烛光下对她微笑,她捏起了内内的乳头,『说到大胆,你说我们是否能够更加大胆些?』 『是的,公主殿下。』她们再度开始了她们的欢乐。第二天清晨,折腾了一夜的两个女孩刚刚睡 』 茜茜转头对王后说道:『我们波森霍芬是巴伐利亚最大的王国之一,我的父亲马克斯国王交游广阔。我和内内结婚以后,您和您的王国,都将收获整个巴伐利亚的友谊。』 茜茜又对王子说:『弗兰茨,我代表波森霍芬,邀请你去参加我姐姐,海伦公主和萨克森的伊丽莎白公主的婚礼。到时候会有好多贵族名媛来观礼,没准你能找到你的真爱。』 王后和王子默然,一起看着内内。『我同意。』内内拍手道,『我们都去波森霍芬,妈妈,你也一起去吧,难道你不想见见你的老相识马克斯国王陛下?』 于是,茜茜会合了失散的马戏团,和内内公主,索菲王后,弗兰茨王子一行, 在伊什尔王国的侍卫长波克尔上校的护卫下,一起来到了波森霍芬。茜茜姐姐的婚礼结束以后,马克斯国王和索菲王后,为茜茜和内内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礼上,弗兰茨王子结识了来自匈牙利的安德拉希王子,两人一见钟情。从此,王子们和公主们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